🔍

云山上





『最终还是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或者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人形之歌来自:人形之歌
『前篇以对话的形式把线索慢慢的托出,后篇多个人物视角的切换我个人非常喜欢,同样的一段因为不同的视角而显得更为立体,虽然戏剧性的结尾有些老套,但有一点我非常感兴趣,背景明明是为期三天的讲经会,但故事剧情的展开与叙述竟然是依托着执念,或是欲望进行,我想作者在最后一段圣白莲的讲经中给出了解释:“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如果说本文中上至圣白莲下至小木匠等人的行为,在作者眼中皆为踏过彼岸时的必经之路的话,那全文的立意无疑上升到了另一个台阶。半数人物认不得……赤蛮奇是谁啊,感觉在别的文里也出现了好多次……』
吹大法螺来自:吹大法螺
『非常好,相比在事后享受赞美,不如在事前就做好失败的准备,射命丸文可以飞,也可以写不出小说。如果把文中的射命丸文比做翼折后的乌鸦,那她不能总让好友驮着自己飞,同一类型的故事有很多,而乌鸦一头撞死的剧情是最像小说的,出人意料而不失唯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位老前辈没在后篇出现,大体是这位把射命丸文引入绝路,那也不失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为射命丸文而高歌!来自:为射命丸文而高歌!
『我对文章的理解,和文章对我的震撼,这两者在此毫无关联』
荒原太阳来自:荒原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