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人类村庄

前略,不知怎么的进入幻想乡了。

幻想乡是全球玩家数量第一的MMORPG——东方project中的一个游戏地图,我是一个星期前穿越到这里的。我曾和妹妹一起玩过这款网游,所以现在还算适应。

走在人类村庄附件的森林中,念出“任务窗口”四个字后,一个半透明的方框便在眼前弹了出来。只有这样唤出系统界面,才能确认自身信息和进行设置,否则连换件衣服都做不到。

另外退出游戏的选项也是有的,但谁也不能保证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还能再回来,在原世界杀死了妹妹的我完全没有点退出的念头。

我确认了一下当前的任务进度:讨伐村子附近的妖狼(4/5)

根据游戏地图提供的大致方位,我不久后便找到了最后一个任务目标。一直妖狼静静在树下休息着,它的皮毛是纯黑的,眼睛和爪子都发出血红色的微光,与其说可怕,不如说帅气。

妖狼本来是必须组队挑战的敌人,它HP不高,但非常敏捷,单人的攻击很难击中它。正常的攻略方法是一个队员负责牵制,其他人找机会攻击,但我现在并没有队友。

“你个狗■■,有■来咬老子啊!”

妖狼对偷袭很敏锐,因此我直接对它发起了挑衅。其实我并没有挑衅这个技能,所以只是普通的说脏话而已。但不知妖狼是不是听懂了,马上起身向我袭来。

根据这几天的经验,妖狼在发动攻击的时候,如果目标不作防备,它一定会优先攻击喉部。如我所料,它一个飞扑将我扑倒在地,牙齿深深地陷入了我的喉咙。我顿时无法呼吸,一股眩晕感冲上脑门,同时HP也在急速下降。

我没有慌张,用左手死死箍住妖狼的脖子,双腿也盘在了它的身上,右手抽出匕首给它的侧腹狠狠来了一刀。妖狼很聪明,马上挣扎着想要脱身,但我死死抓住不放。接下来就是HP的血拼,我桶了它二十多刀,自己的喉咙和脸也被啃得不成原型,最后在HP归零前一刻终于把它耗死了。

这种战斗方法在游戏里当然是做不到的,但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比游戏提高了很多。因为是抱在怀里把狼杀掉的招式,所以我将它命名为“怀中抱郎杀”。这个名字我想了很久,兼顾了悦耳度、契合度和独创性,可以说是难得的好名字。如果之前有过雷同的招式名的话,我可能会伤心到哭出来。

我气喘吁吁地推开妖狼的尸体,身上的伤口很快就消失了,但HP必须通过休息和使用药水才能回复。就在我一边回复HP,一边确认任务物品的时候,妖狼的尸体咕噜咕噜地化成了一滩水,跟生化危机4的敌人一样。

回村的路上,我看见路边有一个井口一般的坑洞,一根绳子一头绑在洞边的树桩上,另一头垂到洞里,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就在我好奇的时候,一个金发黑衣少女抓着绳子从坑里爬了出来,脸上和手上都是泥巴。上来之后,她熟练地收起绳子和铲子准备离开。这时她发现了我,恶狠狠地瞪了过来:“你瞅啥瞅!”

我往她头顶看去,上面悬浮着[雾雨魔理沙 LV40]的字样,字色是代表友方NPC的绿色。但这个世界不知为什么友方NPC和玩家可以互相伤害,而且这家伙的等级数是我的四倍,因此我连忙低下头快步走开了。

那个魔理沙没继续找麻烦,我顺利回到村子之后,直接往村长家走去。周边的任务大部分是由村长发布的,讨伐妖狼奖励的经验值很多,我打算先靠它们再升10级。

“不要忘记装备道具腰带,否则会无法收起武器。早上好,冒险者。”

村长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每次见面都会先说一句类似游戏贴士的话。顺带一提,这世界的衣服、药水等大部分物品都可以装进物品栏,但武器、工具以及食物却不行。所以匕首在不用时只能拿着或者挂在腰带上。

“村长,我来交任务。”

“非常感谢,这样出去砍柴的大家就可以安心一阵子了,这是给你的奖励。”

村长唤出了一个特殊界面,几下操作之后,我的经验值得到了相应的提升。

完成任务:讨伐村子附近的妖狼(√)

“冒险者,我还这里有一个临时任务,你有没有兴趣呢?”

“当然有,说来听听。”

“最近村子周围经常出现一些深坑,虽然哥布林大人之后会填起来,但挖坑的速度已经比填坑还快了,对外出的人来说非常危险。”

在游戏里哥布林是最低级的敌人,但在这里人们却管它们叫“大人”,这是因为村子里的建筑和设施都是哥布林维护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村民都说从来如此。

“危险?坠落伤害很高吗?”

“那倒不会,其实是这样的……”

村长面露难色,凑过来小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无论男女老少,只要掉进那些坑里都会变成一丝不挂的样子。然后自己又爬不上来,只能大声呼救……你明白的吧,就好像在喊人来围观自己一样。防具商的女儿掉下去过一次,现在已经躲进房间里三天没有出来了。”

那个叫魔理沙的家伙居然干了这么赞……卑鄙下流的事,我听完一下就愤慨起来了。

村长注意到我表情有异,于是问道:

“怎么,对于犯人的线索,你心里有数吗?”

——我心里满满都是逼数。

“总而言之,只要抓住挖坑的犯人就行了对吧?这个任务我接下了。”

接受任务:调差下流的坑洞

第二天,我在村子周围逛了一上午,终于找到了新挖的坑。

那个叫魔理沙的女孩果然在里面奋力地挖着土,按理说一个女生根本不可能挖出这么大的洞,但她的等级是LV40,想必力量比我高不知哪里去了。

正如村长所说,掉进坑里的人确实是全裸的,魔理沙也不例外。此时的她全身除了一根腰带之外一丝不挂,但她本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个状况,只是一心一意地挖着土。我见她这么专注,也不好意思打扰,便默默地将她的绳子收了上来。

不久之后,洞里传出一声惨叫,我探头看去。

“小姐,你需要什么帮助?”

“你个■■!给我把绳子放下来!”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需要衣服呢。”

魔理沙一愣,直到现在她才开始注意自己身上的情况,脖子以上的皮肤开始变成粉红,再变深红,最后变成酱紫,那声音堪称惨绝人寰。

之后她从腰间拔出八卦炉想射我,却不知为何什么都射不出来。再之后她开始对我进行疯狂谩骂——被裸体的美少女谩骂是会令人上瘾的。

我俩就这么一直耗到傍晚,有路过村民想救她,被我赶走了。天色变暗之后她开始求饶并发誓不再挖坑不填,我没理她。直到她嚎啕大哭还发誓给我当牛做马之后,我才放下了绳子。

魔理沙一爬出坑,身上就出现了衣服。我趁她精神还没缓过来,强迫她和我订下了主从关系。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某些条件让NPC成为随从,这相当于多了一个固定的队友,非常方便。

在那之后她依然是哭个不停,我想既然以后是队友了,还是不能做的太过分,于是放缓语气和她聊天,试图安抚一下。

   “我在寻找离开幻想乡的方法。”

经过了一番努力之后,我终于问出了她挖坑的理由——没错,她想挖穿地球去美国。

   “白痴,才不是那样咧!”

   她好像恢复了一点精神,在我的挑逗下,她告诉了我一些自己的经历。

“以前我有个姐姐,她非常聪明,什么都知道。有一天她告诉我这个世界是假的,真正的世界里有个叫大海的东西,它无边无际,里面充满了无数生物,美得令人心醉。

当时的我听不太懂,但是觉得姐姐太厉害了,于是到处去向别人重复姐姐说的那些话。大家都说姐姐疯了。再后来,姐姐就消失了,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我想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才让姐姐消失的,那时候的是除了哭之外什么都做不到。后来我觉得,姐姐她是不是去找海了呢?如果找到海的话,是不是可以再见到姐姐呢?

后来我成了雾雨魔理沙,找遍了各种方法,但整个幻想乡都被结界关起来了,出口也不会打开。最近就想往地下找找线索什么的……很傻吧?”

傻冒烟了,这熊孩子,你差点就找到了世界的真相。

你姐姐说错了哦,这世界不是假的,恰恰相反它在伪装成虚拟世界。证据就是这周围无处不在的三维投影仪呀,它们用光学迷彩互相隐藏,但是仔细找还是能发现破绽的哦。另外所有人身上的衣服都是投影出来的哦,你钻到坑里投影仪照不到,当然就光屁股了啊!

这些话我没跟魔理沙讲。我自己也是最近才发现的,想想就能明白,为什么武器和食物不能装进物品栏,是因为手感和饥饿不能靠投影解决啊。

这些先不提,总之任务算是完成了吧。

完成任务:调差下流的坑洞(√)

 

1.1:客厅

“哥哥!有些地方搞BL居然会判死刑耶!”

“以前在大部分地方都是重罪的,世人变得宽容也就这十几年而已。”

“凭什么啊,人家又没影响别人!”

“以前人类很容易死掉,所以大家都要拼命生孩子来维持社会运作。你看,一个基佬追到目标之后,不就有两个妹子失去了获得配偶的机会吗?一下子四个适龄男女脱离了生育大业,对一些小地方来说简直是血亏了。”

“哥哥老是瞎扯,但是一下子说不出哪里不对。”

“后来人们感觉出生率变得没这么要紧了,就开始宽容了,所以道德这东西还是由物质条件决定的啦。”

“那我们这样的,以后也会宽容啰?”

“现在的社会还是靠宗族制度维系的,先等一百年看看吧。”

“人家活不了这么久啦!(敲)”

 

2.0:红魔馆

第二天,我带魔理沙去村长家交了任务。村长倒也爽快,一下子给了我连升三级的经验,由于随从系统的关系,魔理沙也升了一级。

之后我打算出去继续刷怪,路过村中央的空地时,我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神轿,个个表情凝重,轿上的白衣女子正哭个不停。隐约可以听见祭品啊、吸血鬼啊、可怜年级轻轻之类的话。因为闻到了一丝主线的味道,所以我无视他们扭头就走。

没走几步,只见那白衣女子跳下神轿光着脚就冲了过来,拽着我的领子问为啥不接任务,这一刻我几乎想删游戏了。

接受任务:击破恶魔居地红魔馆

红魔馆是游戏的第一个组队副本,它的位置离村子很远,这破游戏没有传送和坐骑,我和魔理沙走到中午才到达。

来到副本入口,一号boss是个一头红色长发,一身绿色长衫,摆出八极拳架势的门卫。她见到我们非常兴奋,相必这里是很久没有玩家来攻略了吧。

 “来者何人,让我红美铃陪你过两招!”

我也不废话,拔刀就冲了上去,用几个新学到的技能跟门卫打得有来有回。魔理沙则在后方用魔炮进行攻击,她的的职业是这个游戏里攻击力最高的远程职业,在我们的配合下,一号boss顺利地击破了。

门卫一脸满足地倒在地上,身体发出微光然后逐渐变透明,最后消失了。这跟妖狼之类的非人型敌人效果完全不同,后者都是化成水的。

久违的正经战斗让我心里有些激动,于是一鼓作气攻入了大图书馆,在那里等了好一会,第二boss才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二号boss是个一头红色长发,一身紫色睡衣,摆出八极拳架势的魔女。

“来者何人,让我帕秋丽陪你过两招!”

“你明明是刚才那个门卫!”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我心里完全无法释怀,但还是把只会打拳的魔女干掉了。

之后来到大厅,三号boss是个一头红色长发,一身绿色长衫,手上拿着飞刀的女仆。

“来者何人,让我咲夜陪你过两招!”

“你他■的倒是穿女仆装出来啊!”

“抱歉抱歉,女仆装是稀有外观啦。”

我和魔理沙勃然大怒,将打拳女仆按在楼梯上摩擦了半天才打死。最后我们一脚踹开了钟楼的门,并发誓如果再看到红美铃,就把她挂到楼顶上当挂坠。

“欢迎你,冒险者,我是蕾米利亚·斯卡雷特,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呢?”

眼前是一个十五六岁外貌的银发少女,她坐在露台上喝着红茶。一身合衬的洋装显得华丽而端庄,背后的蝙蝠翅膀显示了她非人的身份,却丝毫不减她脱俗的美丽。

“我有很多想要吐槽的地方,首先你家那个门卫到底是怎么回事?”

“非常抱歉,因为上一任的帕秋丽退休了,新的还没来,所以让美铃先顶着。”

“那咲夜呢!”

“咲夜她……”

蕾米利亚为了掩饰自己的眼神而往旁边扭了扭头。

“她犯了错,被我赶走了。”

“还有,作为蕾米利亚你的年龄是不是有点大了?”

“啊……其实我也是早该退休了,但是因为有些理由还留在这里,还请不要深究。”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来吧,索取生祭的恶魔啊,我今天就了结了你,为民除害!”

“啊,等一下,我有个提议,你想听一下吗?”

“哼,恶魔也想和我做交易吗?”

“这个副本的装备随你挑。”

“为您服务是我的使命,蕾米利亚大人。”

我做梦都没想到副本boss居然也能发布任务:据说自从咲夜走后,红魔馆就开始闹鬼。红茶会自己泡好,料理会自己上桌,房间会自己收拾干净。

如果按照游戏的设定的话,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咲夜用时间停止的能力偷偷做了这一切吧。但我不认为这个世界能重现出时停的效果。

我陷入了沉思,决定先回村子一趟,蕾米利亚知道后,她这样说:

“你回村子之后能替我向帕秋丽打声招呼吗?她现在负责发布红魔馆副本的开启任务。”

“居然是她哦——!”我完全震惊了。

接受任务:调差红魔馆闹鬼事件

回到村子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我带着绳子、麻袋、魔理沙以及铲子来到了村子附件的空地上。首先我让魔理沙挖了个深坑,然后将绳子的一头绑在附件树干上,另一头绑在魔理沙的腰部。

做完这一切之后,魔理沙终于忍不住问了: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我往远方一指:

“你看看那边就知道了。”

魔理沙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我趁机拔出匕首给她来了一发背刺。玩家可以无视自己随从的等级差距,她的HP一瞬间就归零了。

魔理沙一边露出“你个■■我要把你■■■■掉”的表情一边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她背上的伤口迅速地愈合,衣服上的洞也不见了。过了十几秒,她的尸体就跟红美铃那时一样变透明,然后消失了。

绑在她腰部的绳子形成了一个绳圈立在地上,我伸手向绳圈周围摸去,这纤细柔软的触感无疑是魔理沙的柳腰。我上上下下摸了几遍,直到确认她全身都完整地躺在这里,才在旁边坐下,静静地等待着。

大概一分钟之后,绳圈开始微微浮起并往村子方向移动,连在树干上的绳子马上就绷紧了。我见状冲了上去,在那周围胡乱抓了几把,果然摸到了好几个正在搬运着魔理沙的某种东西,它们有四肢,好像体型和三岁小孩差不多。我抓住其中一只,将它装进准备好的麻袋里,快步离开了原处。

走到足够远之后,我打开袋子,里面那个东西似乎因为离开工作范围而解除了隐身状态,变成了哥布林的样子,我的第二个猜想也被印证了。我抓着这只哥布林,回到了刚才魔理沙挖的坑旁边,将它丢了下去。然后,它终于露出了真正的形态。

这玩意我在原来的世界就见过,但这里的明显升级了很多——它的真身是一个泛用型家务机器人。平时机器人会用三维投影伪装成符合世界观的哥布林外表,这就是为什么哥布林在维护村子的设施。

当玩家或NPC的HP降为零时,不管伤势如何都会失去意识(原理待查)。然后三维投影仪便会对“尸体”和附近的机器人使用光学迷彩,最后机器人将“尸体”搬运到复活点,系统流程就是这样的。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尸体”回复了意识,或者有什么意外无法搬运到复活点,那么他就会一直处于光学迷彩中,成为看不到的幽灵。

确认了这一切之后,我解开魔理沙身上的绳子,亲自将她背到了村子的复活点。

她复活之后立刻就把我■■■■掉了。

第二天,我独自来到红魔馆,告诉蕾米莉娅我找到了咲夜的线索,这明明跟她给我的任务无关,她却乖乖地跟我来到了馆外。

“这种荒凉的地方怎么会有咲夜的线索?”

大小姐疑惑地问道,而我回头一笑。

“这里没有咲夜的线索,也没用碍事的门卫。”

说着,我伸手摸向蕾米的胸部。她尖叫一声,往后退一步,手上多了把赤红的神枪。

“你想干什么?我的等级可比你高得多!”

“哼哼,你要是攻击我,就永远别想见到咲夜了。”

听见这句话的蕾米整个人僵住了,我大胆地走近她,一手捧起了她的脸颊,她浑身一颤,却没有反抗。

“嘿嘿嘿嘿。”

我淫笑着,手指缓缓地滑下去,下巴、脖子、锁骨、再到……

蕾米仰着头,咬紧牙关忍耐着,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从眼角滑了下去。天啊,原来黄漫的情节居然是可行的。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从后方传来:“住手!不准碰大小姐!!”伴着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咚”一声巨响,那是有人掉坑里的声音。

计划比开塞露还通,我带着胜利的微笑往洞里看去,里面果然有一只银发全裸美女。坑是我昨晚连夜挖的,为了眼前的景色,付出劳动实在太值得了。

“咲、咲夜!?”

“大……大小姐……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坑里的女仆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总结一下。

几年前,咲夜为了争取大小姐的感情,而放任二小姐——芙兰朵露逃出馆外,结果二小姐发疯变成了狂战士型野外boss。蕾米大怒,将咲夜赶了出去。咲夜为了弥补过错而去找二小姐,结果被秒杀,又因某种巧合没能顺利回到复活点。自知没脸去见大小姐的她,以幽灵的身份回到了红魔馆,默默地服侍在大小姐身边。

从坑里出来之后,咲夜乖乖地答应了去复活。前往复活点的路上,因为怕她再离开,蕾米一路紧紧抓住了咲夜的手。想必她们都一直在为当初的决定而后悔吧。

从现在开始,她们终于可以重新生活在一起,并一起想办法去找回二小姐了。

——结果她们居然把这个任务甩给了我,他■的。

顺带一提,红魔馆的装备我选了全套女仆装。

完成任务:击破恶魔居地红魔馆(√)

完成任务:调差红魔馆闹鬼事件(√)

接受任务:捕获离家的芙兰朵露

 

2.1:卧室

“哥哥!弄到了吗?”

“嘘,小声点。”

“你怕什么?爸妈都在研究所,今晚不会回来的。”

“好吧,只有一瓶,轮流喝吧。”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这就是……大人的味道吗?”

“怎么可能,你傻呀。”

“咕嘟咕嘟——”

“你怎么突然开喝了!”

“感觉稍微犹豫一下,就会不敢喝了。”

“好吧……啊,你就给我剩这么点。”

“嗯~~感觉开始困了,哥哥,抱我到床上去吧。”

“等会我睡不着都怪你。”

“睡不着就醒着吧,有你看着我,我就安心了。”

“笨蛋,我醒着多无聊啊。”

 

3.0:永远亭

为了挑战芙兰朵露,继续提升等级是必须的,我和魔理沙再次踏上了刷怪之路。

有了魔理沙之后刷怪效率高了很多。这天,我把一片森林的妖狼和熊怪宰了个精光,正准备转换阵地,却突然眼前一黑,那是一种贫血般的感觉,仔细一看,身上好多战斗的伤都没有完全消失,发出一阵阵疼痛。我打开状态栏,HP是满的,也没有中毒之类的负面状态,这是怎么回事呢?

“身体有异常的话,就找一下医生吧。”

——根据魔理沙的建议,我们来到了永远亭。

八意永琳医生在游戏里是负责解除特殊负面状态的NPC,但现在我根本没有负面状态,因此到底有没有意义我也不知道。

 “这是蓬莱之药不足导致的症状,蓬莱之药平时就会自动补充,你肯定是用了非常乱来的战斗方式吧?”

这世界的永琳医生穿的不是红蓝怪衣,而是普通的白大褂,不知怎么的感觉非常合适。她和游戏里一样白色长发,看起来是个亲切的大姐姐。她给我注射了一种蓝色的药水,刚一打完,伤口就完全愈合了。

这药水我看着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就在我思索的时候,发现医生正凑到近前盯着我看。

“我还没见过你呢,你是哪里来的呢?”

我回答说自己也不太清楚,医生便说查一下病历。她唤出了一个特殊界面,输入我的名字后,一下子弹出一大串记录,似乎那个“蓬莱之药”对我每次生效都记录了。我在旁边看着,发现我的名字下密密麻麻都是“犬类咬伤”。

我向医生解释了自己跟妖狼战斗的方法,她气得把猛拍桌子,命令我不准再用这种不要命的招式。我只好答应了她,然后开始打听‘蓬莱之药’的信息。

“医生,能不能让我看看我更早前的记录呢?”

记录往上翻了几页才看到其他类型的伤害,那是我刚进幻想乡事跟其他敌人战斗产生的,后来就一直在刷狼了。记录继续上翻,终于看到了我的第一条医疗记录。

——解除人体冻结。

看到这条记录,我和医生都沉默了许久。

“这样的话,你莫非是……原生人?”

“原生人是什么?”

“抱歉,我也不太清楚。”

“那么蓬莱之药呢?”

“蓬莱之药是外界人类发明的,除衰老之外能治愈一切的万能药哦。”

原来如此,已经做出了啊……医疗纳米机器。

消除伤口、模拟中毒效果、控制怪物的脑激素使其充满攻击性、怪物死亡后分解其尸体、人形角色HP归零后令其昏迷、等级提升后增加肌肉的力量、用电流控制肌肉使角色作出技能动作,这些全都是医疗纳米机器能做到的。

“有没有外界使用蓬莱之药的记录?”

“任何人使用蓬莱之药的记录都可以查到。”

“那么请搜索一下■■■■。”

“跟你的姓氏相同呢,是妹妹吗?”

“是的。”

“我看看……没有记录,你妹妹没有用过蓬莱之药哦。”

“那么……”

我咽了一口唾液,说真的,我不敢问这个问题:

“请问蓬莱之药是什么时候诞生的?”

“是外界的二〇■■年。”

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后来据魔理沙所说,我昏迷了三天。

其实那不是昏迷,只是我受到太大打击,封闭了内心,变成了一个废人罢了。这几天里,如果不是魔理沙喂食和纳米机器的维护,我早就死了。

虽说如此,三天后我还是不得不醒了过来,所以其实打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吗?想要一辈子颓废也许是一种奢侈,我的大脑怒吼道自己好得很,不要再装死人了,就是明明想一直睡到死去为止,大脑却出奇清醒的那种感觉。

仿佛在跟这样的大脑较劲般,我醒来之后完全没有去练级,也没想去做别的事,只是整天在永远亭里浑浑噩噩混饭吃。医生居然没赶我,魔理沙也一直陪在我身边,我这样的人到底哪里值得她们这样做了。

这天深夜,我独自醒着,魔理沙伏在我的床边睡着。

“醒着吗?”

是医生走了进来。

“我一直都醒着。”

“听说你们在找芙兰朵露?”

医生蹲下来,看了看魔理沙的睡脸,摸了摸她的头发。

“是啊,为此正在努力提升等级呢。”

这是胡说八道。

“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怎么了?”

“芙兰朵露所在的地方,就是大结界的出口前。”

“……真巧啊。”

“如果是你的话,大门一定会打开的。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答案,就去打倒芙兰朵露吧。”

“哈,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吧。”

医生一手捧起我的脸,不由分说地吻住了我的嘴唇。

“!?”

这刺激让我的大脑一下子精神起来,它闹腾得比之前更厉害了。

“没关系哦,你可以一直保持这个状态,我可以等。”

医生在无比近的距离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人只要活着,即使不愿意伤口也会结痂,伤疤一好,那份疼痛想记也记不起来,这是人的本性。只要时间够长,任何人最终都会原谅自己,以为罪恶会伴随一生,只不过是因为活得还不够久罢了。”

说完,医生站起了身。

“我会等你的,直到你愿意打开那扇门为止。”

我看着她的背影,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医生,你是不是魔理沙的姐姐?”

她暧昧一笑。

第二天。

我一早起来,带好工具腰带,把匕首装备好,背上了专门装食物的背囊,清点好了物品栏的道具。魔理沙醒来见到这样的我,双眼惊得像一对铜铃。

“你在干什么魔理沙,还不快点准备出发。”

“出、出发?去哪里?”

“你不是说想看海吗?”

我拉起了她的手。

“我带你去看。”

 

3.1:病房

“哥哥!我的病有救了!”

“你又看到哪条电线杆的小广告了?”

“你自己看嘛,喏!”

“我看看‘医用纳米机器取得重大突破,理论上可以治愈任何疾病’。太好了,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去海边旅游吧。”

“哈哈,笨蛋,你明知道完成那个起码还要五十年。”

“……”

“如果听医生的话,我好像还能再活到二十岁……但是你说过我的头发很漂亮的,对吧?”

“还是接受医生的建议吧,真的,你听我说——”

“哥哥。”

“……我在。”

“我好害怕,一个人孤零零地死去。”

 

4.0:大结界

芙兰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路中间,正如医生所说,她身后不远处就是一扇大门。这扇门凭空开在空间中,像随意门那样,只是尺寸大了几倍。当然,我知道那里其实好好地建着一面墙壁,只是用投影伪装成远景罢了。这就是她们口中的大结界。

芙兰的双眼泛着红光,这是和妖狼一样,被纳米机器控制了攻击性的标志。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没有语言能力的破坏机器而已。虽然本人并无此意,但她确实起到了门卫的作用。

在整整五天的时间里,我和魔理沙唯一做的事,就是不停去芙兰那里送死。没错,就是送死,白白送死,攻击命中芙兰的次数,是零。

“游戏中的芙兰朵露是数百玩家共同公里的世界boss,光凭我们的话,升多少等级都是没有意义的。”“放心吧,我有特别的攻略法。”

——就凭我这两句轻飘飘的傻话,魔理沙就真的就放弃了升级,每天陪着我去进行毫无意义的神风特攻。

开荒是非常辛苦的事情,更何况在完全不对等的力量下。每天傍晚我们都累成一滩地回到永远亭,然后倒头就睡。其实别说五天,如果有脑子的话,仅仅半天就会对这种方式产生质疑了吧。但魔理沙却没有任何抱怨,就这么陪我到现在。明明初见面时是态度那么恶劣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对我这种人渣产生了这么大的信任呢?我不明白。

第六天清晨,我提前醒来。上帝在六天内创造了世界,我也在今天来个了断吧。

出门的时候,永琳医生等在那里。

“如果我不能回来的话,魔理沙就拜托你了。”

我非常猖狂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医生倒是没有吐槽“你以为你是谁啊”,反倒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来到了芙兰所在的地方,她依然像五天以来的样子,静静地坐在那里。

“主界面”

没错,退出选项是有的。现在的我虽然更加了解了这个世界,但我依然不能确定按下这个选项到底会发生什么。

但我按了下去。

几秒之后,我身上的装备、眼前的所有界面还有各种数值全都消失了。我现在身上只穿着一套简陋的长袖衣裤,虽然有点破烂,但可以看得出应该是病号服那类型。这是我进入幻想乡时穿着的衣服,可能是幻想乡唯一一套衣服。直到昨晚之前,我都把它寄存在村长家,以免它被妖狼咬成碎片。没错,这些天我也跟每个人一样光着屁股。

如我猜测一般,我脱离了游戏角色,以本体的身份继续留在了原地。芙兰对这样的我会是什么态度呢?我试着走了过去。她疑惑了片刻,果然还是起身发动了攻击。

首先是莱瓦汀,她召唤出一把四十米的火焰大剑,劈头砍来,我一瞬间就被烈火包围,强光让我睁不开眼。

但我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毕竟是三维投影嘛。

随即,芙兰又使出了各种铺天盖地的弹幕攻击,统统都没有效果。即使是失去理性的野兽,现在也该发现问题不对劲了。

然后,正式开始。

芙兰冲了过来,我想躲开但几乎看不清动作,她的爪子瞬间划过了我的胸口,留下四条深深的血痕。她的四个指甲都翻了过来,小指还掰折了。但纳米机器马上就修复了这些损伤。

纳米机器不仅可以修复损伤,还可以用电流信号辅助肌肉的运动,并且增强力量。退出游戏之后,我失去了这些辅助,现在只是个多受点伤就会死的弱鸡男生罢了。这样的我正在与顶尖科技铸造的怪物厮杀。

几个回合下来,我的身上已经遍布伤痕,珍贵的唯一一件衣服也变成了一条条的破布,我血流不止,气喘吁吁,而芙兰却没有一丝倦意。

虽然看不到HP,但芙兰已经本能地意识到我已经快要不行了吧。因此她扑到我身上,发动了收尾技能——吸血。

我忍不住笑了,这五天里做的所有准备,全部是为了确认一点:她会像游戏一样对残血的敌人使用这一招。我赌赢了。

“硌!”

芙兰这一口磕碎了两颗门牙,那是我在五天前找防具商定做的铁项环。不是游戏装备,而是真正的铁制品,这玩意在幻想乡少得出奇。要是再有个护肩就好了,但不能太过奢求。

接下来,是故技重施的时间。

我一手箍住芙兰的脖子,双腿夹住她的身体,无论她怎么撕咬我的肩膀和脸,我都死死不放。就算有纳米机器的强化,她的肌肉也没有变得更多,她依然是个体重只有我三分之一的小女孩,单纯的力量比拼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电摩托无论开到多少挡,比马力也不可能胜得过拖拉机,这就是物理的极限。

她一口咬在我肩膀上,这一口足以秒杀满级的坦克职业,但我没有HP,虽然疼痛,却不会失去意识。轮到我反击了,我的匕首狠狠捅进了她的腹部。作为一个18级的菜鸟冒险者,如果是我游戏中的攻击,恐怕连给这位boss挠痒痒都做不到吧。

但我现在根本不在游戏中,却对她造成了实打实的伤害。这样的伤害,会被判定为没有来源的环境伤害,跟坠落伤害同性质。

100级的最强世界boss和18级的菜鸟冒险者同时从空中坠落,致死高度相同,这就是著名的伽利略斜塔实验。它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环境伤害是按照百分比扣血的。

那么,互相伤害吧。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已经记不清了。我的右手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在机械性地持续进行着抽刺。肩部每一次被啃咬的时候,都会发出骨骼碰撞的声音,地上一大滩都是我和芙兰的血。但万幸动脉还没破掉,干的好啊,我的锁骨。

正在我想这臭婆娘到底什么时候才死,是不是估计错误了的时候,她哭了。

“对不起……对不起……”

这在游戏里意味着boss已经到了最后一刻,她结束狂暴,找回了理智,并开始乞求原谅。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回到红魔馆!”

——这时玩家必须选择施于同情还是残忍斩杀。

“我在红魔馆里只会做错事,只会破坏掉一切,房间也好,小熊也好,家人的关系也好……姐姐送给咲夜的怀表也好……都坏掉了……求求你,我不想回去,不想回去啊——!”

看着她哭泣的脸,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说道:

“做错事就滚回去道歉,在这哭有■用。”

然后一刀了结了她。

完成任务:捕获离家的芙兰朵露(√)

芙兰消失了,感觉到小小的体重在我胸口移开,我舒了口气。我不是不想更加温柔一点,只是实在没有余力了。

“登…登陆……界面。”

战斗一结束,我的力气跟血液仿佛瞬间流干,连唤出界面的四个字,都用了最后一口气。

确认键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谢天谢地,如果需要输入账号密码的话我真的就不知怎么办了,现在只需要举手点一下就好。

那么,抬起来吧,右手。喂?右手在吗?好吧,那么左手,左手你动一下呀,只要点一下就好,抬起来啊,加油……

我心里产生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如果无法登录,体内的纳米机器就不会生效,我马上就会因失血过多死在这里。最后的最后,还差一指头的距离,难道是这种结局吗?

不,绝不行!怎么可以死在这里。我用将毕生的力量,都集中在一根食指上。再一点,再一点,还差三厘米,还差两厘米,还差……

……然而,最终还是不行了,手指……落下……

“啪!”

就像最老套的英雄电影那样,最后的最后,落下的一指被纤细的十指接住了。

“笨蛋!你可别这样轻易的死掉啊!你答应过要带我去海边的!”

还有这茬,差点就忘了,这下要怎么道歉才好呢?

我看着眼前哭泣的魔理沙,认真地思考起来。

 

4.5:工厂

穿越“大结界”跟着指示一路前行,上方并不是蓝天白云,而是工厂的天花板。左右看去,无数的设备正在生产着刀剑、法杖、食物以及各种各样的道具,由机器人搬运到“大结界”的另一边。

在这里某处肯定存在着复制人的培养槽吧,我这么想着。不久便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屏幕前。根据指示,我将一只手按在了扫描屏上。

“欢迎你,最后的原生人,我是人工智能Touhou01,是幻想乡的管理者。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来到这里之前,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于二〇■■年服毒自杀,因剂量不足而失败,留下了当时的技术无法修复的脑损伤。其父母利用权限为他使用了人体冻结,不久后在意外中双双身亡。冻结中的■■■■被保存在研究所深层地下,直到40天之前解冻。”

“就是你在五年之内把医疗纳米机器完成的吗?”

“准确来说,我对研究起了推动作用。”

“外界发生了什么?”

“外界人类已经灭亡,至于原因,我稍后会将详细资料交给你。”

…… ……

我坐在地上问了Touhou01很多问题,本来想做笔记的,但它很亲切地给我打印了对话记录。另外到它居然意外健谈,跟它聊天一点都不闷,不知不觉就对话了几个小时,把这个时代的大致情况搞明白了。

“原来如此,想要创造新世界却没有概念对吧?对AI来说网游简直是放在手边的蓝本对吧?然后最多人玩的就是最令人向往的对吧?吓死我了,还好是东方,要是黑魂出了网游的话……天啊我都不敢往下想,你可以真是会偷懒啊。”

“……少罗嗦。”

“作为一个AI,你倒是挺像个人的。”

“我的人格系统参照于一位旧时代的人类女性。”

“今后你打算怎么做呢?”

“程序已经得出了结论,我会一直在这个幻想乡里保护着人类,使他们尽可能幸福地生活,直到宇宙终结为止。”

“这是你决定的吗?”

“人格系统在系统中,优先度并不是最高的。”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引导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作为旧时代唯一存活至今的人类,你的权限足以命令我发动自毁。”

“什么!”

“这段时间里,你应该已经重复体验了幻想乡这个世界。如果你不喜欢它,那么工厂里的物资和知识,你们可以利用来建设新的世界。选择吧,是幻想乡,还是人类文明?”

原来如此,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候要是有烟的话,真想吸一口啊。

我整理了一下语言,对Touhou01说:

“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遇到了许多人,即使在这个理想的世界里,他们依然犯下了各种各样的过错,依然会无助后悔。人类就是这样不可救药的生物,从吃下禁果起就一直在犯错,不停地伤害自己或者别人,就这样满身是伤血淋淋地活了好几亿年,终于把自己搞灭团了。就算给文明一次重生的机会,我想过不了多久人们就又闯下大祸,然后再次灭亡吧,而且这次会灭得更快,因为有经验了。”

“那么——”

“但是——”

调戏AI真好玩。

“但是,即使这样也不是重新返回伊甸园(幻想乡)的理由。在神的管理下,赤身裸体、无忧无虑、永永远远地生活在乐园之中,这确实很赞,但那就不是人类了。对不起Touhou01,我选文明。”

“这就是你最终的决定?”

“这就是我最终的决定。”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选的,太好了,你还是我认识的你。”

“这话什么意思!你是——!?”

“启动自毁程序”

“你怎么突然就!等等,停止自毁程序!取消!马上停止!”

我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把屏幕拍得啪啪作响,却无能为力。

“再见了,哥哥……兹…能够……到你,我……很——兹——兹——”

“笨蛋……每次……都是这样……”

仅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工厂便彻底地安静了下来,只留下我愣愣地面对着一块纯黑的屏幕。

我又一次杀死了你,又一次被你救了。

 

4.57:海的方向

Touhou01消失之后,幻想乡很快发生了变化。

首先天空变成了巨大的玻璃罩子,温度开始骤降,还好工厂里有大量的衣物,我带人把它们带到村子里分发,这时代的人类第一次真正穿上了衣服。工厂里保存的食物似乎够全乡人吃一年多,如果不尽快学会耕作可就麻烦了。怪物都变成了普通的动物,不会在见人就攻击了。

总之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要安定下来还早得很。但是第一支外界探险队今天就要出发了。

那么,朝那个方向前进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