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1.头条快讯

2.今日要闻

3.恐怖故事

4.活动直击

5.万圣专栏

6.颁奖仪式

 

 

【头条快讯】

【标题】不给糖就捣乱

幻想乡的万圣夜注定热闹非凡。终日闲得发慌的妖怪贤者八云紫,策划了一场名为“不给糖就捣乱”的万圣夜活动。活动的规则很简单,参赛者将自己打扮成惊悚恐怖的模样,提着南瓜灯挨家挨户去讨要糖果。活动期间可以为了获得糖果尽情捣乱吓人,但严禁伤人性命,得到糖果后不得继续纠缠。参赛者需要寻找搭档,以组合的形式活动。

“当晚获得糖果最多的组合,将得到一个万圣节彩蛋。”紫亮出了一个半人高的万圣节彩蛋,据说彩蛋里面藏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灵梦自告奋勇当了活动的裁判。

“当裁判的话,就不用参加活动,而且也不需要给糖了吧?”她拍拍自己的赛钱箱,“什么破节日啊,糖果的价格一路飞涨,这分明就是商家的阴谋!”

我将全力追踪“不给糖就捣乱”活动,以万圣夜特刊庆祝本报恢复更新!

 

【今日要闻】

【标题】破门者终被破门

“小兔兔,小兔兔,快让我进来~”纯狐手持利斧,站在被锁上的房门外。她用“亲切和蔼”的声音呼唤躲在屋内不敢作声的铃仙。

“小铃仙,我进来咯~”纯狐笑容满面,挥舞起手中的斧头,给木制房门凿开一道裂口。她没有罢手,抽出斧子,继续开凿。

“呜哇——不要啊!”铃仙的声音在颤抖。

“铃~仙~”纯狐给房门凿开了大窟窿,整张脸贴了上去,看到了缩在墙角的铃仙。

以往都是身为“拆迁六队”队长的铃仙爆破别人的门,今日破门者终被破门。正可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永琳对纯狐肆意破坏永远亭建筑的行径颇有不满,直到随后赶来的赫卡支付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赔偿金。

 

【标题】香霖堂借万圣夜东风大赚特赚

提到万圣夜,一定能想到糖果和南瓜灯。听闻精明的商人霖之助早早就从外界进购大量糖果和各式各样的南瓜灯成品。当我来到香霖堂采访时,店内已经不见糖果和南瓜灯的踪影。

“糖果和南瓜灯早就脱销了。”霖之助表示,糖果与南瓜灯刚到货,就被人们抢购一空,即便他几次抬高价格也没能阻拦大家的购买热情。在店内帮忙的朱鹭子一直连轴转,最后因不慎闪了腰前往永远亭。

想要参加活动,就得提着南瓜灯;想要不被参赛者骚扰,就得准备分发糖果。所以其实香霖堂和活动主办方之间达成了某种交易?也许灵梦真的一语道破天机,“这分明就是商家的阴谋!”

 

【标题】今夜,红魔馆屹立不倒

众所周知,红魔馆日常爆炸,且不需要理由。因其特有的百分百被爆破属性,古明地财团甚至拒绝为其提供保险服务。同时,爆炸为幻想乡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使建筑施工队有了铁饭碗。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同样的,红魔馆爆炸也不算什么新鲜事。红魔馆在万圣夜屹立不倒,这就很离谱。施工队长甚至企图拜托“拆迁六队”主动爆破红魔馆,遗憾的是队长铃仙不知所踪,队员们也组团参加万圣夜的活动去了。

今夜,红魔馆屹立不倒。

 

 

【恐怖故事】

【标题】欠费恶果

你有欠钱不还的坏习惯吗?

你在永远亭接受医疗服务后,有好好地结账吗?

你知道拖欠医药费会有怎样的后果吗?

有一个人为了方便做体检,直接住进永远亭的住院部。在住院部宜人的环境中,他接受了全身检查,拿到了体检报告单。出于认真负责的态度,永琳还给予了一些养生的建议。当第二天铃仙来为此人办理出院手续时,发现他早就逃跑了。他没有支付医药费。

他为逃掉高昂的账单窃喜。

深夜,他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有谁在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谁啊?”

他看到一个头发和眼睛都是蓝色的妖精出现在床边,随即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烈疼痛。在昏迷前他最后看到的,是妖精露出自信的笑容,向他竖起大拇指。击晕他的,是在昏暗房间中亮着一双猩红之瞳的月兔。

当他再次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病房的天花板。缠着绷带的头部还在隐隐作痛。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完全记不得了。永琳微笑着问他:“你能从一数到十吗?”

“一,二,三,四……”他掰扯着指头数,“八,九,九,九……”

铃仙一拍手,“太好了师匠,手术很成功。”

他不明白永琳和铃仙在说什么。

“是这样的。由于最近恶意拖欠医药费的人有些多,我们请了琪露诺作为惩治欠费问题的形象代言人。拖欠医药费的人,我们会用物理手段……疗法,降低其智商以示惩戒。”永琳解释道。

如果你拖欠着医药费的话,一定要尽快补上。

床头的琪露诺,你——看到了吗?

 

【活动直击】

【标题】草根妖怪受到惊吓,掉头就跑

像这种既可以吓人一跳又有糖吃的活动,多多良小伞是绝对不会错过的。吸取曾经多次失败的经验,小伞明白光凭自己的模样是无论如何也吓不着人的。按其他“受害者”的说法:“她根本就是在卖萌嘛。”

“所以这一次我有了全新的想法。”除了南瓜头,小伞没有在装扮上下太多工夫,而是搞了一把老旧的仿真步枪,并将南瓜灯挂在枪管上。靠道具吓人也是不错的方法。

“不给糖就开枪!”她突然跳出来指着草根妖怪赤蛮奇,拉栓上膛瞄准一气呵成。被枪指着的赤蛮奇吓得掉头就跑,被抛下的脑袋只好一蹦一蹦去追逐逃窜的身体。成功吓唬赤蛮奇的小伞欢呼雀跃,甚至忘记了要糖果,转身抱住她的搭档风见幽香。幽香放下刚才威胁赤蛮奇的阳伞,抱起小伞让她骑在自己的肩头,去寻找下一个可以讨糖的倒霉蛋。

“出发!”小伞兴奋地喊道。

“好,出发。”幽香露出宠溺的笑容。

赤蛮奇究竟是被谁吓得掉头就跑,不言而喻。

 

【标题】小恶魔?大恶魔?

小恶魔偶尔也会苦恼,明明自己是个恶魔,却没有一点恶魔的感觉。

她认为还是自己形象不够有威慑力的缘故,她照着镜子,总觉得自己长得太像邻家姑娘了。

所以只要给自己的脸化上恶魔妆就好了!

“从现在起我就是大恶魔了!”她宣布说。

化上恶魔妆的小恶魔,抄起没有插电的电吉他,“帕秋莉大人,我们出发吧!”

帕秋莉背对着小恶魔,她正在戴巫师帽。

“怎么感觉这么穿像是在模仿魔理沙呢?”

“帕秋莉大人!”小恶魔轻拍帕秋莉的肩膀。帕秋莉回头,瞅着小恶魔脸上的妆容愣了小一会儿。

“帕秋莉大——诶?”帕秋莉被恶魔妆吓晕过去,瘫倒在地上。小恶魔赶紧甩开吉他搀扶帕秋莉,“糟糕了,帕秋莉大人晕倒了!”

 

【标题】人偶魔理沙上线

“不,给,糖,就,捣,乱。”魔理沙提着南瓜灯,一字一顿,动作僵硬地向遇到的每个人讨糖。除了面部,她的周身皮肤看起来同木头材质无异,甚至关节连接部分都清晰可见。这样的装扮,一看就是爱丽丝的手笔。

我还没和魔理沙搭上话,爱丽丝就从魔理沙身后跳了出来。

与魔理沙“精致”地打扮相比,爱丽丝就比较随意了。她只是在脸上和衣服上沾点红魔馆友情提供的血浆,再拿着一把水果刀。

“魔理沙是人偶的话,你的打扮是?”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记者小姐。”爱丽丝卖了个关子。

 

【标题】本色出演,病娇爱丽丝

魔理沙和爱丽丝来到红魔馆的地下图书馆。

此时帕秋莉刚从小恶魔变大恶魔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坐在椅子上休息。小恶魔为她沏了一杯茶。

由于小恶魔和帕秋莉也是参赛者,不能向她们讨糖,魔理沙就打算小小吓她一跳。

“帕,秋,莉,来,陪,我,吧。”魔理沙机械似的伸出手,向她发出邀请。

“你在搞什么啊魔理沙。”帕秋莉不为所动。

“帕秋莉~”爱丽丝突然冒出来,雪亮的水果刀刀面反射她瘆人的笑容,“为什么魔理沙总是来找你呢?为什么呢?”

“果然,宰了你吧。”爱丽丝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最凶狠的话。

只听到“扑通”一声,帕秋莉从椅子上滑下去,又陷入了昏迷。吓得小恶魔连连向她们摆手:“等下等下,我们不参赛了,我们退出!帕秋莉大人你醒醒啊!”

这大概就是 “本色出演”了吧?

爱丽丝遗憾地感慨:“可惜灵梦是裁判,不能去吓唬她。”

如果真的去找灵梦的话,最后谁吓倒谁还不一定呢。

 

【标题】形象代言人的另类惊吓方式

自从琪露诺成为永远亭惩治欠费的代言人后,她比起玩冰冻青蛙,更喜欢埋伏欠费之人。由于出现在床头竖起大拇指的形象过于深入人心,她摒弃麻烦的万圣节装扮,从繁就简,除了按照活动规定提着南瓜灯,她什么都不需要。

大妖精也学坏了,她跟在琪露诺身边,提着大喇叭,逢人便喊:“不给糖,送去永远亭!不给糖,送去永远亭!”

听到“永远亭”的人们都不由得吓了一哆嗦,赶紧往她们怀里塞糖。这样的讨糖方式,效率极高。

 

【标题】阎萝王的糖果谁人吃

四季映姬很不开心。

难得在万圣夜放假,她特地准备了糖果,等着大家来跟她讨糖。但是几个小时过去,她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她本想趁着这次活动和大家拉近距离,显然比起糖果大家还是更怕被她说教。连琪露诺和大妖精都绕开了她。

郁闷的四季只好自己剥糖吃。

“不给糖,就捣乱!”小町扛着镰刀,提着南瓜灯,笑嘻嘻地向四季讨糖。

“小町?”在感动的泪水即将酝酿出来的一瞬间,四季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她板着脸问:“你今天没有休假吧?”

“呃——这个……”小町支支吾吾说不上话,眼神飘忽不定。

“所以你又偷懒了?!”四季本能地想训斥几句,可看着南瓜灯,她叹了口气,“你的搭档呢?”

“搭档?我没有参赛啊。”小町坐在四季身边,“我只是想来找你。”

阎萝王的糖果谁人吃?

阎萝王的糖果死神吃!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标题】不做题,不得糖

尽管琪露诺和大妖精离开笨蛋军团“双飞”了,她们还是成功将因为欠钱被永远亭降智的某人拉进团队里。笨蛋军团的首个目标就是寺子屋的慧音老师。

“我们要把慧音老师的糖果全部掏干净!”莉格露振臂高呼。

寺子屋大门敞开着,屋檐上挂着几个南瓜灯。慧音老师和藤原妹红早已准备好糖果等这些孩子们上门。

露米娅一马当先,冲在笨蛋军团的最前方。由于她飞得太快,包裹她的黑暗球体又让她看不清外面,于是径直撞上慧音老师的脑袋,当场昏迷。谁都晓得慧音老师的头槌有多厉害,从没有人敢和她比头铁。露米娅绝对是第一个主动撞慧音老师脑袋的存在。

“老,老师……不给糖就……”瞟了一眼昏迷的露米娅,莉格露话都说不清了。

“要糖果的话,这里有很多,”慧音老师拎出一个大篮子,里面装满了糖果,她指了指课桌上的习题,“做题吧,做对一道题就可以拿到一颗糖。”

妹红也很配合地关掉了寺子屋的大门,然后身体往墙边一靠,盯着他们,时不时打个响指,火苗在指尖跃动。

直到活动结束,笨蛋军团还在寺子屋里做题。

 

【标题】不如喝酒,不如游戏

伊吹萃香原本想和灵梦一起组队,然而灵梦却宣布要当裁判。裁判是不能下场的,于是萃香改拉茨木华扇参赛。

在活动持续一段时间后,我飞遍大街小巷,最后在夜雀烧烤旧都分部找到了萃香和华扇,与她们一起的还有勇仪与帕露西。

“呀,糖果?本来我们是准备讨糖的……”萃香还没说完,勇仪接了话茬,“讨什么糖,不如坐下来一起喝酒!”

这一组为了喝酒不务正业,还有一组为了打游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辉夜和永琳拿着游戏手柄,在万圣夜玩着最符合氛围的恐怖游戏。

“既然都没打算出门,你们为什么报名参加活动?”我疑惑地问。

“不参赛的话就会有一群麻烦的人来讨糖,影响我们打游戏。”辉夜理所当然地回答。

举杯畅饮,纵情游戏,何必讨糖?

 

【标题】地兔坑月兔,老妪反遭殃

因幡帝守在永远亭门外,身边有一篮子的糖果。这些糖果是永琳买来的,为的是让参赛者们别跑进永远亭捣乱。她嘱咐帝,无论谁来都给些糖打发走。

已经来过几拨人,篮子里的糖果也所剩无几。等糖果全部发完,她也可以收工了。

“不给糖,就捣乱!”清兰铃瑚两只月兔来向帝讨糖果。

“你们太是时候了!”帝搓搓手,向她们挤眉弄眼,“再晚来一步糖果就全都发完了。”

她把篮子里剩下的糖全都给了清兰铃瑚,“慢走不送。”

眼看清兰铃瑚高高兴兴走远了,她乐得满地打滚,这些糖可不是一般的糖。是她精心准备的整蛊糖果,将小石子涂上颜色后包装起来,谁吃谁崩牙。

帝这么做完全是出于报复心理,她可忘不了“拆迁六队”在抓捕琪露诺的时候,将她也给逮捕的事情(详情请回看第10期报纸)。

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

八云紫虽然是活动的发起者和参赛者,但她根本没有好好遵守规则参与活动,倒是跟搭档幽幽子找了僻静处约会。如果只是约会也就罢了,紫的手还不老实,利用隙间偷走别人的糖果,和幽幽子一边吃糖一边谈天说地。

她又从隙间伸出手抓了一把糖果,恰好是帝给清兰铃瑚的整蛊糖果。

尽管幽幽子吃着跟没事亡灵似的,紫老妪却不行,差点崩掉了牙齿。

“怎么了,紫?”幽幽子诧异地问。

紫捂着嘴有口难言。

 

【标题】出其不意的胜利方式

“万圣夜快乐!”

红魔馆的吸血鬼姐妹在人里临时搭建的万圣节舞台上欢快地跳舞。人里的住民几乎都聚集到台下。目光都随着可爱的吸血鬼姐妹移动。

“快乐!”他们跟着欢呼。

咲夜在后台继续播放音乐,芙兰朝台下众人眨了一下眼睛,随着音乐旋律舞动。蕾米拿起话筒,随手提起舞台上一个南瓜灯,“各位,不给糖,就捣乱!”

美铃头顶一个盆,两只手各拎一个篮子。狂欢的众人将糖果丢进去。糖果越堆越高,美铃为了保持平衡,甚至不敢多动弹一下。

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讨糖方式。

连我都想给她们塞一些糖果了。

 

【万圣专栏】

【标题】没有标题就是最好的标题

(投稿人:地灵殿动物园园长)

蕾米:静一静静一静,想方法思计谋也得一个一个来嘛。吓唬妖梦什么的,难道不是有手就行?

灵梦:是的撒,我就说我的方法准能行!

魔理沙:你以为人家妖梦是你啊,在路上看见一分钱就跟狗椛似的,用眼瞪着,用鼻子闻着,生怕被别人抢了,简直跟丢了魂一样。

灵梦:你还好意思说我啊,前些天是谁为了一颗蘑菇就上拔向日葵,下入无底洞,大闹红魔馆,手砸赛钱箱啊!

魔理沙:谬赞啦谬赞啦~

蕾米:魔理沙啊,你是该好好反省反省了,自红雾异变以来,我心爱的小布丁就屡遭迫害,我都快被迫害成妖梦第二了……

芙兰:原来姐姐大人在意的不是红魔馆啊。

咲夜:大小姐如果能在意一下红魔馆的话,我也就可以退休了。

帕秋莉:小蕾米啊,看把咲夜累的,头发都花白了。

小恶魔:咲夜大人的头发本来不就是白色吗?

美铃:话说……咱们的话题是不是有点偏了……

灵梦:跟一群小孩子说话真是不靠谱,看我的吧。

十月三十一日晚十一点整,无风。月亮悬挂在高空,微弱的光亮散落在石段的台阶上。妖梦此时正在台阶上快步走着,她带着为幽幽子买的糖果。四处晦暗,唯此处还有些许光亮,似乎暗示着妖梦为本场闹剧的主角……

在幻想乡,妖梦怕黑可是人尽皆知,一旦恐怖情绪产生,任何风吹草动都是刀光血影。所以,灵梦的第一招即是渲染气氛、调动情绪,等其恐怖情绪到达顶点时,哪怕是轻轻触碰一下,也能令其晕倒三天三夜了。而此时,便是绝佳时机——“吓你一跳!”

小伞的声音还未落停,只见白光一闪,发光的剑脊,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小伞哇得一下大哭起来,她的伞也掉落在地上。

妖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小伞:呜呜呜——

妖梦:这这这,我帮你把伞拿起来吧?

小伞泪眼汪汪盯着妖梦。

妖梦:我,这,我把这些糖果都送给你吧,全都给你。

小伞收下糖果,终于破涕为笑。

在挥手和小伞说再见后,妖梦一琢磨,感觉还是不放心她,于是偷偷跟着小伞。

灵梦:干的不错嘛,这次得到的糖果我们分你一半!

尾随其后的妖梦疑惑不已:分糖果?

灵梦:小伞啊,妖可不能太贪心哦,不是说好吓到妖梦后,糖果对半分嘛。

妖梦:……

魔理沙:(小声)灵梦灵梦!

灵梦:放心吧,魔理沙,我是不会忘了你的啦~

魔理沙:不是这个,身后,身后啦!

灵梦:莫非是有钱……

灵梦:(慢慢转身)我我我我数三秒,咱们一起跑吧……三,二,一!

二人的肩膀被巨大的手力钳住,魔理沙满脸大汗、双腿发抖,身体还陆续向上仰,无奈望向灵梦——她已经跟个死人无异了。

妖梦:呀~这不是巫女大人和魔法使小姐,在这里干嘛呢?

平淡的语气中透出着莫名恐怖。魔理沙只好招认:都都都都是蕾米叫我们干的!

妖梦:哦?那她不会在神社里吧~

魔理沙:是的是的,我们可以去当诱饵引她们出来!

妖梦:要是你们跑了怎么办呢?

魔理沙:那那那就拿灵梦当人质,我去当诱饵!

妖梦:我看呐,你当人质更合适。

魔理沙:不要啊!!!

妖梦暗自窃喜,吓唬人的感觉真好。

灵梦就这样逃出魔爪,并将一切告诉蕾米等人,同时内心也在窃喜,“魔理沙呀,姜还是老的辣,装死才是最好的脱身方法。”

蕾米:所以……妖梦她知道了?

灵梦:是啊,可吓人了,跟平常担惊受怕的妖梦完全不一样呢!

蕾米:莫非……是跟正邪学了一手?

灵梦:或许吧……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蕾米:嘿嘿~看来该我亲自出手了!劳烦灵梦你再跑一趟叫妖梦来吧,把魔理沙也拎回来。

蕾米穿好厨师服,戴好白手套,在由帕秋莉用魔法创建的空间内,开始了她的厨艺。

南瓜派做完,妖梦也拎着魔理沙来了。按照万圣节的惯例,夜晚是不会开灯的,所以基本上分不清谁是谁,因此不仅适合捉弄妖梦,而且还适合跑路。

帕秋莉:(小声)我们莫非也要吃蕾米的黑暗料理吗?

咲夜:有时停在你们就放心吧,但是妖梦吃不吃可由不得她。

美铃:这食物真的没事吗?

咲夜:妖梦可是半人半灵,她不会有事的。

小恶魔:那妖梦等下肚子疼了后,我们该做什么呢?她一定会生气地砍我们吧?

咲夜:漆黑一片的,跑就完事了。

妖梦没有说话径直走到餐桌前坐下,自顾自地吃起桌上的南瓜派。

灵梦看到妖梦中招,便偷偷跑出去找魔理沙,而一旁戴着南瓜头的蕾米跳出来,说道:“不给糖果就捣蛋!”

妖梦仍在自顾自地吃着。

蕾米感觉很尴尬,于是生气地提高嗓门:“不 给 糖 果 就 捣 蛋!”

妖梦仍在自顾自地吃着。

蕾米见状鼻子一酸,一头撞进咲夜怀里呜呜地哭。这下好了,妖梦没吓成,倒把自己给吓到了……

咲夜也无比震惊,完全没想妖梦这么能吃,桌上的南瓜派竟全被吃得干净,连渣子都没留下,心中似乎起了无限同情的感觉。

正当所有人疑惑之时,神社的灯突然打开了,径直走进来三个同样戴南瓜头的孩子,手里还拿着呈满糖果的碗。仔细分辨身上的服饰才发现,原来是魔理沙,灵梦和妖梦三人。那么一直猛吃南瓜派的“妖梦”是谁呢?众人抬眼望去,只见她拿着一把扇子在嘴边摇晃。

原来是幽幽子啊……

这场闹剧随着凌晨十二点的钟声而结束了,但宴会才刚刚开始:灵梦和魔理沙这对小冤家,一如既往喝着酒互相扯淡;咲夜也在细心地教导着蕾米如何做好吃的南瓜派;美铃和芙兰这对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欢乐地玩着鬼捉人的游戏;妖梦作为常年被迫害的对象,竟会去教小伞如何吓人,虽然每次都是自己被吓到,但这或许也算反向教材吧;还有那位最喜欢吃喝的幽幽子嘛……仍在自顾自地吃着南瓜派。这里安逸而祥和,欢乐而幸福,祝愿所有深爱着这一切的人啊,永远幸福快乐着,就跟此时一样,万圣节快乐!

 

【颁奖典礼】

毫不意外的,蕾米和芙兰靠萌翻众人拿到最多的糖果,取得胜利。

颁奖典礼在万圣宴会上举行。

为什么要开宴会?

没有宴会的幻想乡还能叫幻想乡吗?!

紫将彩蛋颁给蕾米和芙兰,她们俩迫不及待地用锤子砸开了彩蛋。

半人高的彩蛋里只有一个榴莲。

见众人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紫解释说,她觉得蓝的尾巴是极好的礼物。

“所以,尾巴和榴莲,有什么关系?”芙兰问。

“当蓝活到永琳的年纪,尾巴基本就是这样了。(详情请回看第12期报纸)”紫成功用一句话,同时让在场的永琳,蓝,蕾米和芙兰黑了脸。

“今晚的夜空也很美啊。”灵梦吃着太妃糖苹果,望着天空华丽的弹幕战。

“作为城管,来对特刊说一句话吧?”我向灵梦提议。

“好啊,如果你今后继续在报纸上乱写,就等着被我执法吧。”灵梦漫不经心地说。

“怎么会呢,我从来都很尊重事实的。不不不,我是希望你给特刊一个结尾,给读者看的。”

“嗯——那么,”灵梦晃晃手里的太妃糖苹果,“诸位,万圣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