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个暖冬啊。”藤原妹红独自盘坐在茂密的竹林中,不无遗憾地感叹着。即使不使用能力,也不会感到寒冷。

她抬头望向星空,不禁回忆起,往年的冬天,她是在何处度过的。

竹林小屋吗?好像很久以前,无论春夏秋冬,最后都是独自回到小屋里捱过时间。毕竟,她不是辉夜,无论如何在外面折腾,总有可归之处。

和辉夜酣畅淋漓干了一架后,她漫无目的在竹林里游荡。这一仗干得似乎有些过火,连衣服都破烂不堪,只能算是勉强挂在身上。战斗的时候没察觉,直到冷静下来,才发现今夜温度低得不像话。

雪花飘落在她的肩头,寒冷的冬天。

她咬紧牙关,权当寒冷是对自己精神的修炼。

“咦,你是?”陌生的声音。

她没有回应,只是打量了出现在身边,带着秀才帽的人。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她几乎能肯定,对方是寺子屋的老师——上白泽慧音。她曾经给去永远亭求医的人引路时,听说过关于慧音的事。

“到我家坐坐吧。我家虽然不大,但还算暖和。”

妹红打了一个响指,摇曳的火苗在指尖闪烁。她像逞强的孩子般向慧音展示自己的能力。

“我,一,点,也,不,冷……阿嚏——阿嚏……”她赶紧转过身子,止不住接连打了数十个喷嚏。

露馅了。

说不冷当然是假话。

越积越厚的雪掩盖了二人的足迹。

“我还是比较喜欢诚实坦率的孩子。”慧音替妹红披了一件外衣。

妹红红着脸端坐在这位教书先生的家中,手里端着一杯热茶,桌上备着点心。

真是亲切的人。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直到被驱走寒冷的妹红感到睡意阵阵袭来。

“感到寒冷的话,随时可以到这里来。”迷迷糊糊间,她听到慧音的许诺。

之后的数年,只要到冬季,竹林小屋就没了主人。辉夜几次去逮人,都扑了个空。起初妹红在慧音家里还拘谨得很,总是端坐着,小口小口呷着茶。后来,大概是熟络起来,关系近了不少,她逐渐像在自己的小屋里一样没个正形。坐姿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大口牛饮茶水,甚至敢偷偷地抽烟……尽管每次都会被慧音发现,在头槌“教育”后写下戒烟保证书。

不过啊,烟瘾哪有这么容易戒掉啊。

就像去慧音家过冬的习惯一样。

“今年真的,一点也不冷啊。”妹红摇摇头。

“大概是因为,慧音不在这里的缘故吧。”

原想回自己的小屋闷头睡一觉,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再次来到慧音的屋子前。

她轻车熟路地进了屋子,沏了一壶热茶,摆了两个茶杯。

已经不习惯一个人过冬了。

明明是暖冬,现在她却觉得比任何一个冬天都寒冷。

妹红伏在桌案上,意识随着倦意逐渐迷离。

“妹红?你怎么在这里?”那个人亲切的声音一下子唤醒了她。

“我是来过冬的。”妹红一本正经地说。

慧音捂着嘴笑出了声,“看来我决定晚上回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两人和往常的每一个冬天的夜晚一样,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红魔馆的家主蕾米拜托慧音,在寒假期间上门辅导芙兰的功课,辅导期间红魔馆承包食宿。考虑到今年是暖冬,慧音也就答应了。

“那你怎么回来了?”妹红不解地问。

“因为我突然想到某人一定会冻得瑟瑟发抖,来这里借宿。所以我这个屋主怎么也应该回来才是。”

“红魔馆那边,不介意吗?”

“啊——因为今天早上红魔馆又发生了爆炸,所以当我提出晚上回家住的时候,她们立刻同意了。现在我只需要白天去教导芙兰的功课。”

“等等,”妹红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关键词,“爆炸?发生了什么?”

慧音起身去拿点心。

“别急,夜晚还很长,我慢慢跟你说。”

妹红喝完茶,向后一仰,躺在踏踏米上。

今年的冬天,一如既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