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吗?最近那个传闻”

“你是指的,天狗的新闻上都写着的那个?”

“第百?季 神无月之一”

  神秘的尸体爆炸事件

   最近在人间之里时常发生的灵异事件,尸体被埋葬的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发生原因不明的爆炸,虽然威力并不算大,但是却把坟墓炸得乱七八糟的,让墓地的管理人和逝者的亲人十分困扰。

   作为其中一处墓地的管理者,命莲寺方面虽然有派人去寻找原因,但是发生爆炸的尸体都已经灰飞烟灭,也找不到什么做过手脚的痕迹,作为妖精的恶作剧来说难免过于手法高明。

  …………

(射命丸文)

  …………

  这样的事件多则一个月数次,少则几个月都不会发生,渐渐的,人们也就把它当做恶劣一点的妖精的恶作剧,或者是想要从人们的烦恼中汲取养分的妖怪做的好事,最终,因为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损失,人们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那么,这样的事情到底会对人们的生活造成怎样的影响呢。人们会去守护被盗则会招来困惑的重要之物,但是没想过尸体这种东西也会被偷,当然也就不会去守护。同样的道理,尸体被破坏,发生爆炸,对于人类们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影响。而对于妖怪们来说,除了管理者墓地的命莲寺会十分苦恼之外,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了。

  那么,真的是这样的吗?

  “喵啊啊啊啊啊啊啊!”

  猫的惨叫声在爆炸的火光之中传出来。这种程度的爆炸对于普通人来说肯定是致命的,但是对于来自地狱的妖怪猫来说,这点爆炸顶多只是被吓了一跳罢了·····好像也不是。

  “抓到了哦,尸体连续爆炸事件的犯人!”

  手持金轮的修道少女站在地上的大坑前,而那只妖怪猫整个身子嵌在土墙里,样子是狼狈而又凄惨。

······

  “所以说,这种事情不可能是咱干的嘛。”

  博丽神社,正殿之前。红黑色妖怪猫被手脚绑了起来丢在了赛钱箱的前面,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盘起手来站在她的身前,手中的驱魔棒看起来十分地危险。

  “整个幻想乡会对人类的尸体动手的只有你还有那个邪仙而已了吧,特别是你,每次都把人将要埋葬下去的尸体偷走,怎么看都是你最可疑。”

  “怎么会有火车自己把自己辛辛苦苦偷来的尸体炸掉啊。咱脑袋又没有坏掉。咱心爱的手推车都被炸成碎片了哦”

  “炸弹狂就不会失手了吗?总之现在最有嫌疑的就是你了,不论是尸体爆炸的事情还是你偷窃尸体的事情,现在就在这里把你给退治了,一口气解决问题!”

  说罢,巫女的驱魔棒便呼地挥了下去

  “呲------------!”

  妖怪猫发出一声悲鸣,嗖的一下变化成了猫的姿态,从绳子里挣脱出来,向着神社旁的树林里跑去。

  “啊,猫变成猫了。”

  “应该说猫车变成猫了,对吧。”

  “!”

  巫女的身前打开了一道怪异的口子,一个散发着令人讨厌的气息的少女模样的妖怪从中钻了出来,她的手里提着刚才跑掉的猫车。

  “好恶心,又是这种令人不爽的登场方式啊,紫。”

  “我可是来说正经事情的。总之,这只火车不是这次事件的犯人,我是可以肯定的。”

  “妖怪袒护妖怪,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吗?”

  “灵梦,这是异变哟,不过目前,就连我也没有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巫女摆出一副十分慵懒的样子,很不耐烦的说道:“我也知道这可能是异变,但是现在对于埋葬下去的尸体发生爆炸这件事,我们根本就乜有什么头绪可以说是无从下手。”

  “就是这里了,灵梦,我有一个提案。”

  “什么啊,笑的这么恶心,又想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额勾当吗?”

  “你拜托这只火车帮忙调查怎么样啊。就当成是对她平时盗窃尸体的处罚”

  “啊?拜托一只猫?”

  紫手中的妖怪猫双眼热切地看着一脸诧异的巫女。

  “额·····”

  “她可是尸体方面的专家哦,拜托她的话肯定会有些什么发现的。”

  “好吧。”巫女用手中的驱魔棒戳了戳被紫抓起来的妖怪猫,脸凑了上去,对她说道:“听好了,这无非是看在解决异变的份上才放你走了,要是我之后弄清楚是紫在包庇你的话,我会把你们两个一起退治了的。”

  紫松开了抓着火车的手,这只妖怪猫便一溜烟地消失在了树林中。

················

  “为什么咱要遭受这样的灾难”

  幻想乡之外,存在于地底的异界,地灵殿。妖怪猫火车火焰猫燐向她的好友,地狱的乌鸦,灵乌路空抱怨着。

  “偷到的尸体突然爆炸了不说,心爱的手推车都被炸坏了。还被神社的巫女绑了起来。真的是,今天一天都糟糕透了。”

  “等等,你说什么来着?尸体爆炸然后是····被手推车绑了起来?”

  “算了,找阿空你说这件事也只能呢起到发恼骚的作用,找你帮忙估计是不用指望的了。”

  “阿燐,有困扰的话就去找觉大人帮忙啊,觉大人什么都明白的。”

  “啊···觉大人啊。”阿燐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她回忆起前几日担任地灵旅游向导时候的事情。

  “我觉得觉大人她最近···还是好好休息的好。”

  那一天,地灵殿的主人古明地觉得妹妹,古明地恋,偷偷混进了旅游团的队伍中,这之后发生的一些事,对觉大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精神层面)

  叫做紫的境界的妖怪让阿燐好好观察这些将要下葬的尸体,看看会不会被什么人动了手脚,但是这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虽然我有去拜托让人帮我做一个新的手推车,但是一时半会儿怕是连尸体都运不了了。”

  “会爆炸的尸体,难道会像核能一样吃起来充满了冲击力吗?”

  “果然是不可能拜托阿空帮忙的啊。”

阿燐又回到了地上,身上总是有一种毛毛的感觉。

  “咦,难道是那个尸体爆炸产生了魔力还是什么的吗?总觉得身上沾了一层粘粘的东西。”

猫是很爱干净的生物,它们很难容忍自己身上留下什么污渍,所以也就更容易感受到身上的异样。

  “对了,我再去一次墓地,看看那里有没有留下什么‘脏东西’”

她踏着轻快地猫步一路来到了命莲寺旁,但却发现,墓地被好几个妖怪看守起来,寺庙也处于关门谢客的状态。

她变成了猫的姿态,小心翼翼地穿过了几个妖怪的看守,晃到了命莲寺中。

胡子感觉到了一点不舒服的气息?

猫形态的阿燐,在命莲寺中打着转,她的猫胡子被空气中一些细微的魔力所扰动,这些魔力看起来并不寻常。

她偷偷地爬上了木质的房梁,进入了命莲寺一伙人正聚集着的房间。

“圣大人,现在看来,墓地发生的事情不可能是那只妖怪猫耍的花招了啊。”

说话的,是先前那个把阿燐抓起来丢到巫女哪里去的尼姑,云居一轮。

“嗯,这下可难办了,今天埋下去的尸体已经发生了两次爆炸了,虽然我们也有劝过村里的人暂时不要选择我们这里的墓地下葬,但是好像这样的事情在幻想乡各个地方的墓地都有发生。”

命莲寺的主持,圣白莲,面容显得有些焦虑,持续了数月的尸体爆炸事件让她十分的头疼。

“实在是没有办法,墓地本应是人们安息的地方,但是最近却一直发生这样的事情。而偏偏是我们命莲寺是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最多的。”

“星,就不能让昆沙门天大人降下什么保佑吗?”圣白莲无奈地说道。

“哎,圣大人,就算你这么说······”

恩恩,看来咱的嫌疑是彻底洗清了嘛。

猫形态的阿燐步履轻盈地离开了庙里,又转身走向墓地那边。

因为最近一天连续发生了两起下葬的尸体爆炸的事件,所以命莲寺彻底封锁的墓地,还派了一只讨厌的老鼠妖怪看守在那里。

“哦?”

阿燐注意到了在墓地里徘徊的僵尸。

“问问她,看她知道些什么好了。”

阿燐在墓碑间穿梭,避开着看守墓地的妖怪的注意,悄悄咪咪地爬上了僵尸少女的肩膀。

“喂喂,宫古小姐,近来安好啊。”

“啊···啊?··哇····!”

“呐呐,最近这里埋葬下去的尸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啊。”

芳香没有立刻回答阿燐的话,而是突然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两眼直直地看着前方。

“哎?难不成是这只僵尸的脑袋彻底坏掉了?”

“很···害怕啦!”

“哎?”

“尸体们,都很害怕啦!有人,对我们做手脚,被埋下去,就会啊····啊······”

“啊,是妖怪小偷猫!”

“不好,被那只老鼠发现了。”

阿燐紧急脱离了芳香,一溜烟的窜出的墓地。

······

毛里面就好像长了虱子一样,真是让人觉得难受。虽然魔理沙大姐在她的书里诽谤我长了跳蚤,但是我还是有好好注意自己的清洁的,用地狱的火稍微烤一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跳蚤留在身上。

在命莲寺的墓地里穿梭的时候,又有一些一些让阿燐感受到不快的东西粘在了她的毛发上。

阿燐找了片无人的竹林停了下来,恢复了人形的姿态。随身携带的怨灵被当做了洗澡的海绵,在她的身上逛溜了一圈,怨灵的体内便汇聚出了一种轻薄得几乎无法察觉的物质。

“嗅嗅,这到底是什么啊?”

怨灵体内聚集的物质很难说明白是怎样的味道,但是接近就会让她感觉到尾巴都要直起来的不舒服的感觉是确实存在的。

看着这些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物质,阿燐放开了怨灵,说道:“反正,这种东西我也不会懂啦,接下来把这只怨灵交给紫大姐就是了。”说着,她指挥着那只怨灵跟着自己。

“怎么了?这种时候想罢工吗?”

奇怪的是,这只怨灵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听从阿燐的指挥,而是停在原地一动不动,整个灵体都开始轻微地颤抖。

正当阿燐伸出手想要抓住这只怨灵时,这只怨灵的身体突然膨胀起来,大量的魔力从这只怨灵的身体内涌出。阿燐本能的跳开,接下来,这只怨灵竟然发射出了阿燐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弹幕,这种弹幕如同一团一团的雾气一般,在空中若隐若现,但是有拥有着非常快的速度。当第一发弹幕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整团雾气便爆发开来,形成的冲击波和火光扩散了十来米之远,剩下的弹幕也迅速扩散开来,伴随的数声爆炸,周围的竹林化作了一片火海。

“这下可糟糕了。”阿燐被大火团团围住,而那只突然膨胀的怨灵正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把头低下!”

一只火鸟从天而降,强大的冲击将那只怨灵在一瞬间击破,一个少女的身姿逐渐聚集在火海之中,四周的火焰都被其吸引过去,最终,竹林里的大火被尽数吸去,化作了一个白发的少女站在阿燐的身前。

“地底的妖怪啊,这又是哪般异事。”

居住在这片迷途竹林中,被称为“烧不死的人类”的不死人少女藤原妹红,用自己的身体吸收了刚才怨灵造成的全部火焰,开始询问起阿燐事情的额原委。

“嗯嗯,人类的怨灵会变异得这么强大,可真是不常见呢,难不成是吃了你们地狱的什么东西吃坏肚子了吗?”

“灼热地狱里才不会有那种东西啦,不过要说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的话,那也的确······”

阿燐显得有些作难,她并不清楚到底要不要如实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事情如实地告诉眼前的这个不死人。

“那只怨灵,身体里有让我十分难受的东西。我将自己的身体焚烧殆尽才将那些东西清理干净。看起来,它们有很容易附着在灵魂上的特性。”

先开口的事不死的少女藤原妹红,不死的蓬莱人是灵魂不灭的存在,因而对粘在自己灵魂上的异物也似乎是十分的敏感。

“你是说,你知道咱的怨灵吃的到底是什么吗?”

妹红摇了摇头,说道:“我活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总之你以后小心不要让怨灵碰到这样的东西。”

妹红将阿燐送出了迷途竹林,与之告别,阿燐则独自向玄武之泽走去。

“因为人类的肉体包裹着灵魂,妖怪的灵魂又被强大的力量所保护着,所以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察觉到那种异样的东西的存在吗······”

“按照藤原大姐说的,这种物质很容易就会附着在灵魂上面,而不会附着在除此之外的东西上,而我的怨灵吸收了这样的物质之后就产生了暴走,而如果是一般人类死后的灵魂的话······”

阿燐在这一瞬间察觉到了问题的关键点,吸收了神秘物质的怨灵变得充满了危险的魔力,而比怨灵弱小的灵魂吸收了这样的物质或许就并不会有这样的威力,那么,连续发生的尸体爆炸事件就并不是尸体被动了手脚,而是灵魂在脱离尸体的那一刹那吸收了这样的物质,所以产生了和刚才的怨灵相似的变异,最终表现出来的,就是连同尸体一起发生了爆炸。

“那这样的话,宫古芳香小姐体内的灵魂的残余吸引着这些奇怪的物质靠近,而那具僵尸的肉体有为她提供着一道保护的屏障,所以她才会表现出了害怕的样子。难不成,咱也可以弄来怨灵残留下来的灵魂收集这些东西?”

萌生了这样的想法的阿燐继续想玄武之泽走去,在哪里,她拜托了那里的河童帮忙修复自己的独轮车。

将利用怨灵炼得的些许黄金交给了河童之后,阿燐收起了修复完成的手推车,一路回到了地底。

···········

地狱的乌鸦,灵乌路空工作的地方的附近,便是地灵殿利用怨灵进行炼金的地方,在这里,怨灵们被灼热的火焰炼化成黄金和各式各样其她的物质,有大量的灵魂的残片遗留在了这里。

“如果是不完整的怨灵的话,应该就不会发生先前那样的变异了吧。”

她将这些残余装上了满满的一车,又重新回到了命莲寺的墓地。

“就算只是怨灵焚烧殆尽之后,留下的残骸,咱也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住她们的。”

阿燐掀开了手推车上盖着的布,两只手挥舞起来

恨灵 Spleen Eater !

被阿燐操控着的怨灵的残骸,在墓地中静悄悄的游走着,因为墓地本来就充满了亡灵的阴煞之气,所以这些本来就已经虚无缥缈的残骸,并没有引起看守墓地的妖怪们的注意。

“从墓地偷走东西,这可是咱的拿手好戏。”

怨灵的残骸不一会儿便席卷了墓地的每一个角落,被阿燐收回手推车上的残骸上都或多多少附着着那些神秘的物质。

“这样一来,咱就能好好调查调查这到底是什么花招了。”

阿燐轻松地游走在人间之里的各个大大小小的墓地之中,熟练地操控着怨灵的残骸,不断地收集着那些物质。在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阿燐终于调查完毕了最后一块墓地。

“好了,就让咱看看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吧。”

阿燐将手推车里所有的怨灵残骸都聚集在一起,让这些附着着的物质不断地聚集。渐渐地,这些物质像是拥有了实体一样,在残骸之中出现了清晰的轮廓。

“等等,这是····”

聚集起来的物质散发出了更加明显的气息,更加明确,更加的充满特色。

“和人类的灵魂好像,但是又有一种奇怪的味道······这是,更加的,难以理解?”

阿燐没有察觉到的是,这些聚集起来的物质散发出的气息,正侵蚀着她作为妖怪来说,最为重要的,精神部分。

“难以理解,前所未见······”

阿燐彻底呆滞在了那里,而不断聚集的物质开始散发出光芒,就像要将她吞噬一般。

空中拉开了一道口子,境界的妖怪伸出的手将阿燐拖入了她的隙间之中。幻想乡的守门人,操控境界的妖怪,八云紫现身了。她操控着境界,想要将那些物质掩埋起来。

“居然是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再是这只妖怪猫能够应付的东西了。”她低声地自语道。

但是那些聚集的物质似乎并没有安心被紫所掩埋,而是一口气爆发出来,刺目的蓝在一瞬间将紫的视力也剥夺,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原地只留下了空无一物的手推车,以及晕倒在地的一只妖怪猫。

·····················

最终,尸体爆炸事件在没有任何人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结束了,从那天之后过去了两个月,再也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季节也来到了冬天。

博丽神社冬天的祭典活动,神社里那个冒着傻气的巫女似乎是又想到了了什么吸引人的点子,在神社里又热热闹闹地开起了宴会。

“nya~~~~~~~”

阿燐趴在搭建起来的长凳上,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而一旁的地狱乌鸦正大口吞着八目鳗烤串(其实是泥鳅)

“阿银,若起染,日前紫让你加觉得日轻怎么样热。”

“什么事啊。”

阿空将口中的八目鳗一口气咽下,说道:“就是那个手推车爆炸的事情啦。”

“啊啊,那个啊,尸体爆炸事件。嘛····最后我也没调查出来什么,咱在命莲寺门口就被那些妖怪赶走了。紫大姐在这之后都没有来找过咱。反正现在咱的手推车也修好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发生过这事儿了,所以咱就干脆不管了,继续去偷尸体好了。”阿燐摇晃着空空的酒杯,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说道。

“没有事情发生真是再好不过了。”

“说起来阿空,你不是在开店的吗?在地底吵着这次你也要试试开店。怎样,生意如何呀。”

“开店?那是什么?”说着,阿空又拿出了一串烤串。

“地狱的特产,美丽的石樱。”标榜着这样的广告语,实际上贩卖的商品不过是类似地狱的石樱的复制品而已,阿燐为了帮助阿空完成她当一次祭典上的店主的愿望,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些复制品。但是现在阿空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店主的这件事,把自己的店放在一边,完全沉浸在了祭典游乐的氛围之中,而店里那些闪闪发光的石樱仿制品吸引了妖精们的注意,经常能在博丽神社旁见到的那四只妖精把店面弄得乱七八糟了。

“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啦。”

当日,阿燐醒过来之后,身边只剩下自己的手推车,她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倒在这里,虽然有印象博丽的巫女和境界的妖怪有拜托过自己,去调查尸体爆炸的事件,但是自己只记得在命莲寺被老鼠妖怪发现并且逃走时候的事情。而且,现在她的心里,有一种浓浓的,一点都不想把调查继续下去的想法。

“说起来,那个叫做八云紫的妖怪,这之后也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了呢。”阿燐自言自语道。

“是冬眠啦,冬眠。”

  从阿燐的身后响起一个懒散的声音,正是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

“那次事情过去不多久后,那家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现在又到了冬天,我看那家伙大概是暗中做了什么,然后又把自己累的不行,就去冬眠去了。”

“强大的妖怪还真是麻烦啊。”

回想起来,自己的心中总是有一种,想要想起什么的感觉,最近搜索尸体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的状态,自己不明不白地倒在了地上,虽然之前也发生过妖怪被什么袭击而失去意识的事情,但是总是有些东西不能让阿燐释怀。

    但是不论怎么说,猫是一种随性的生物,遇到让自己困扰的事情的话,当让是选择不在意这件事了。合着宴会的气氛,阿燐和阿空在神社里玩了一整天,似乎她的确把两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以及一直困扰着自己的事情,全都抛到了脑后。猫就是要随性地活着,她现在的确是这么想的。也就是这样,人里的人们虽然不再为尸体爆炸而困扰,但是被大家熟悉的尸体小偷又回来了。或许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对于这只选择随性而活的猫来说,的确是轻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