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篇幅所限,微型小说的要素比起短篇小说就显得比较单一,内容也会因此变得相对单薄。一般来讲,由同等水平的作者创作的小说,两千字以下的微型小说是很难与五千字以上的短篇小说竞争的。短篇小说可以通过剧情人物等很多出彩点吸引人,而微型小说并没有那么宽裕的篇幅,它吸引人最重要的点就是“惊艳”,甚至说,只要有了惊艳点,一篇微型小说就是成功的。体现惊艳点一般来说有两种方法,其一是灵感,其二是语言,也可以是二者的融合,如何在二者中选择微型小说的写法由作者自身的写作习惯决定。

通过灵感体现的惊艳在写作方面的难度相对较低,只要有一个绝佳的点子就能通过比较普通的语言创作出一篇优秀的微型小说,写作时间也短于另一种写法。著名微型小说大师星新一的作品就以这种形式居多,语言平平无奇,以绝妙的构思让人拍案叫绝。但是这种写法比较明显的弊端就是灵感的浪费,一篇这样的微型小说的灵感完全可以写成短篇小说。对于创作处于成熟期的作者来说,每一个灵感都弥足珍贵,除非有新的经历或视野,否则灵感并不是取之无禁的东西。这也是很多作者有能力却依旧不愿意创作微型小说的原因。

而语言的写法与灵感则恰恰相反,这种写法的创作周期较长,但是结构一般都很简单,以普通的线性叙事为主。这种写法最重要的是我们俗称的“文笔”,可以细分为“意境的塑造”和“文字的掌控力”。语言写法所体现的文字更符合微型小说的定义,相比之下灵感写法更像短一点的短篇小说。意境的塑造以描写为主,其次是人物,二者都需要营造一种画面感,这一点比较好理解;而另一点“文字的掌控力”则是一个说起来比较虚的东西,有些作家的文字乍看没什么特点,却给人一种很流畅的感觉,每一个字都用得很准,甚至有那个作家特有的风格。文字掌控力强的作家首推汪曾祺和阿城。

但是,不论是哪种写法,微型小说都有着相当大的偶然性。因为微型小说所拥有的特性,所以微型小说只有佳作和平庸之作,小说水平下限较高,但是只要没进入优秀行列的微型小说都属于平庸,不存在短篇小说中“还行”的水平。一个写作经验并不丰富的新人可能会写出一篇质量上乘的作品,一个老手也可能冷不丁爆出一篇普普通通的作品。微型小说的特点就是一个点子加上寥寥合适的文字就能写出完整的作品,因此它比起其他篇幅的小说更像一种文字游戏,也算是唯一允许“花里胡哨”和“华而不实”的小说领域。当然,最好还是凭基本功认真写,正经的文学到哪儿都不会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