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广义上的微型小说在我们的阅读范围里很常见。只从字数上来看,2000字或者3000字以下,不属于散文、诗歌等其他文体的文学作品都是微型小说。《庄子》中记载的千余字的虚构故事,从篇幅上看来不算是短篇小说,也不具备散文的真实性,更像是广义的微型小说。我们中学时编出来的八百一千字的虚构记叙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微型小说。当然,世界上最著名的微型小说是那篇科幻史上的千古绝唱:

当地球上只剩下最后一个人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如果要求符合小说创作的基本要素,那么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接触微型小说最多的时期是中学时做到的语文小说阅读题,很多人拿到新发的练习册时,第一件事也是先看一遍小说阅读。但是阅读题选用微型小说的标准是好不好出题而不是质量如何,所以阅读题小说中虽不乏汪曾祺、星新一、孙犁等名家的作品,也有《韩山拾得》《逍遥之道》《古渡头》等上乘之作,但大多数还是难以入目的流水线产品,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各种情节千篇一律,转折生硬,情感虚假的战争文学,我高中时就因为不喜欢此类小说错过了很多优秀的战争类文学作品。另外,阅读题小说基本上都有所删改,有一些原作是短篇小说,删掉很多后变成了我们看到的微型小说。比较成功的例子是沈从文的《生》,微型小说版本相较原作少了接近三分之二,但少掉的只是描写和渲染,人物和剧情的内核保留的较为完整,甚至情感上也没有缺失太多,对于没看过原作短篇小说的读者来说依然相当震撼;而失败例子的则是刘慈欣的《微纪元》和《乡村教师》,经删改后剧情变了,人物形象几乎不复存在,甚至主旨都有所改变,只剩下一个类似故事梗概的东西,还是不完整的故事梗概。

微型小说的分类和其他小说基本一致,从题材上也可以分出都市小说、青春小说、幻想小说等等。普通的幻想类微型小说一般需要一定的字数交代故事背景或设定,因此会浪费一部分篇幅。而东方同人微型小说则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所用的都是一个世界观,所以就省去了这段介绍,将篇幅留给小说本体,也更容易在“短小精悍”这方面做到极致。

正如短篇小说不是短一点的长篇小说,微型小说也不是短一点的短篇小说,二者的写作方式有很大的差异。我们现在把小说的要素简化为三点:剧情、人物、意境(情感因为不同作者处理方式有较大不同因此不作讨论),作者在写作时可以将三要素中的部分或全部作为核心进行写作,我们以核心的个数将其称为单核、双核和三核。短篇小说的字数在3000字到30000字之间,一般15000字以上的短篇小说都是三核写作,如果缺失其中一个要素很容易使小说有一定的缺陷,但有一些篇幅很长的优秀作品却只有其中两个核心,比如著名的科幻小说《2001:太空漫游》就舍弃了人物形象的塑造。15000字以下的双核写作比较常见,剧情人物、剧情意境、人物意境都是正常的写作方式,三核写作也同样适用。单核写作很少出现在短篇小说中,意境单核不是小说的写法,人物则很难割裂于剧情或意境存在,理论上剧情单核是可行的,但剧情设计得好的作者在人物或意境方面都不怎么差。微型小说则恰恰相反,单核为主,双核次之,三核几乎不存在。因为篇幅的限制,创作微型小说时很难塑造出立体的人物形象和复杂的剧情,相比之下意境在微型篇幅上受到的限制相对较少,也更容易把控。因此,很多优秀的微型小说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幅画或者一篇小散文,让人可以轻松想象出作者所描绘的场景,由此身临其境。也正因为篇幅的限制,微型小说一般都是将意境作为核心,辅以一个故事的断面或者某一个或几个人物的某种特质,至少意境也是小说的主体。所以,微型小说给人留下的更多是“感觉”,而不是“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