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因为有了你

我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可曾记得爱》                 

 

地球,人类的家园。无数的城市,无数的人,无数的语言。人们相互交流,成长。

 

一位普通的女大学生——宇佐见莲子生活于繁华的大城市京都之中,攻读物理学。她有一位名为梅莉的好友,攻读精神学。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了,处于相互颇有好感,却尚未捅破窗户纸的阶段。

 

这天,大学早早完课,两人坐在校园中的人工草坪上野餐。轻柔的风吹了过来,梅莉不禁站起身来,看着远处湛蓝的天空。此情此景,她不禁开口,轻声唱出了最近流行的一首歌,其名为《Voices》:

 

“第一个词语是梦

从沉睡中 把我内心的秘密

悄悄的带出来

第二个词语是风

告诉我的前路

摆动翅膀 飞向上帝的臂弯内…”

 

莲子听着梅莉的轻声哼唱,心神也舒畅起来。最近她总是心情有些烦躁,也说不清原因是什么,总觉得目前的生活缺乏现实感,仿如一场梦。

 

梦…莲子想,为什么自己很久都没做梦了呢?她决定对好友诉说自己的烦恼。

 

“梅莉,你有没有觉得最近——”

 

“莲子,那是什么?!”

 

梅莉的表情变得异常惊恐。巨大的阴影从天空中出现,样貌如同一只三头巨狼,张开的大口内却又挤满血色的眼珠,极其骇人。草坪上其他的学生开始大叫起来:“是宇宙怪兽!”

 

宇宙怪兽,人类的敌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的神秘怪物,从大气层降下毁灭一切。因为每个怪兽的都长相酷似地球上某些生物的杂合,因此也有人认为是它们并非宇宙人,是被邪恶组织人为制造出来的。无论真相如何,它们都非常危险!

 

莲子这才反应过来。“宇宙怪兽居然出现在这里!快跑,梅莉!”

 

“莲子——”梅莉惊慌地向莲子伸出手,但她一下就被旁边冲过来的几个学生撞倒了。“梅莉!”莲子想要去拉,可是地面突然斜向升起,莲子站立不稳,滚落下去。等她站起身,已经看不到梅莉的身影了。不远处一个绿发的年轻女学生对她大喊:“学姐!快过来避难!别在那里傻站着!”

 

“可是、梅、梅莉——”

 

“埴轮战士就要来了!”

 

顺着女学生的所指,莲子看到刚才地面升起的学校草坪出现一个四方形的洞口。一个黄色的巨大人偶从洞中升起,那人偶配有一把微微发红的剑。

 

绿色头发的女学生兴奋地大叫:“是人类的救星!红莲剑一号!”

 

莲子知道埴轮战士,媒体广为宣传过,那是人类制造的、足以对抗宇宙怪兽的超级战甲。眼前的埴轮就是其中战绩最突出也是人气最高的红莲剑一号。没想到在大学里也有发射口——

 

不行!莲子反应过来,梅莉还在那边呢!她试图冲过去,但是红莲剑一号一个迈步后直接依靠脚底的喷射跳了起来,强大的气压把莲子吹飞,摔晕在一边的水泥地上。

 

…莲子醒转过来。是刚才那个女学生照顾了她。而眼前,红莲剑一号和宇宙怪兽三头狼在进行激烈的打斗。

 

“可恶!那家伙太敏捷,躲开了红莲剑一号的激光!”女学生大叫道。

 

“你…你为什么不逃走…”

 

“啊?能够这么近距离看到埴轮战士的战斗,高兴还来不及呢!”

 

莲子摇摇头,不管这个有着奇怪狂热的女生。她看向前方,曾几何时平静的大学校园已经满是残垣断壁,满地都是瓦砾和裂坑,看不到梅莉的影子。红莲剑一号不断试图攻击怪兽,可是一切手段都几乎造不成什么伤害,巨大的人偶一次又一次摔在地上,身躯都出现了裂纹。“这个怪兽也太强了…”连一旁的女学生都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轰隆隆隆——突然,红莲剑一号又一次跃起却被狼口直接咬住,然后被甩在了地上,巨大的头颅就在莲子的面前!莲子惊讶地看着碎裂的人偶头颅里面,露出了一个坐在驾驶舱内的身影。金发,温柔的眼眸…是梅莉!

 

“梅莉?!你怎么在哪里!”莲子连忙冲了过去。后面的女学生大喊:“学姐!平民接触埴轮战士和驾驶员都是违法的!学姐?…”

 

莲子可管不了那么多,她翻越碎石和犹如陶土碎片的人偶外壳,冲进了红莲剑一号的驾驶舱。里面身穿塑胶连体驾驶服的人正是梅莉!可是莲子想不通,她根本不知道梅莉是驾驶员这件事啊?!两人一直泡在一起,包括其他地方遭受袭击、埴轮战士出击的时候,梅莉也好好的在她身旁啊?

 

压制住诸多疑惑,莲子连忙扶住梅莉,后者受了重伤,前胸好像骨折了,不断吐血。“梅莉!醒醒!”莲子一边叫着,一边又从驾驶舱的环绕式显示屏里看到,三头狼的怪兽在不断逼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样下去,梅莉,自己,还有学校里的大家,都会死去!

 

面对眼前绝望的情景,莲子的耳边却想起了刚刚梅莉唱的那首《Voices》:

 

“第一个词语是梦

从沉睡中 把我内心的秘密

悄悄的带出来…”

 

不知不觉,莲子的心安定了下来。她看向怀中的金发少女,对方睁开了眼睛但并没有张口,那么歌声是哪里来的呢?

 

穿着驾驶服的梅莉恢复了些许意识,她有些不解地看着莲子,似乎不认识这位老朋友,但她勉强抬起手,指了指屏幕上的宇宙怪兽。莲子明白,她还要继续战斗!

 

“放心吧,梅莉,我会保护你!”

 

莲子下定决心,握住操纵杆,试图让红莲剑一号站起来。可是埴轮人偶庞大的身躯,却只是颤动了几下。“加油!”莲子给自己打气,可是摆弄了几下还是没反应。只凭气势还是没法操纵吗!好在驾驶员梅莉似乎明白了莲子的意思,她的手也一同握住操纵杆,调整位置和方向,在她的帮助下,莲子使劲一拉,红莲剑一号终于又站了起来。后者此时,怪兽已经来到了两人眼前!莲子可以从驾驶舱的裂口看到巨狼的暴凸的眼球。

 

“别小看人类啊!”莲子和驾驶员梅莉一起握住操纵杆,红莲剑一号挥出一拳,猛地集中怪兽咬过来的大嘴,把对方的牙都打掉了几颗。然而巨狼损坏的牙瞬间又再生出来了,再度气势汹汹地逼近了埴轮战士。

 

“可恶…这怪物真的是生物吗!”莲子明白,埴轮的装甲碎裂后是无法在战场上修补的,可对方却有着近乎无赖的再生能力。这场战斗,究竟该怎么取胜呢?

 

巨狼再次扑击,这次两人操纵格挡不及,红莲剑一号被狠狠打中头部。大量陶土装甲被击碎,露出了半个驾驶舱。这下,两人都没有保护了。

 

“怎么办…梅莉…怎么办!”

 

刚刚燃起热血的莲子这回是真的没办法了。

 

“莲子…”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莲子面前。

 

“梅莉?”

 

没错,站在被打碎的人偶头颅边缘站立的,正是刚才穿着学生装、和莲子在草坪上一起野餐的梅莉。

 

莲子这下搞不清了。她低头看看怀着那个流血重伤的驾驶员梅莉,又看看面前这个面容沉静的学生梅莉,完全说不出话。这时,后者开口了。

 

“莲子…用歌声。”

 

“歌声?”

 

“只有歌声,才能击破‘巴别之壁’…这是人类仅剩的方法。”学生梅莉微笑了,“宇宙怪兽们具有巴别之壁,因此不打破壁障无论费多大力气都只是把它们赶回宇宙而已。而今天,歌唱吧,莲子。你能做到。”

 

“歌…”

 

莲子回忆起了熟悉的歌。“我会和你一起唱,莲子…”学生梅莉转过身,对着奔来的宇宙怪兽,张口了——

 

“第一个词语是梦

从沉睡中 把我内心的秘密

悄悄的带出来

第二个词语是风

告诉我的前路

摆动翅膀 飞向上帝的臂弯内…”

 

莲子也大声唱了起来——

 

“第三个词语是…Hum

侧耳倾听你温柔的话语 你的手臂为何颤抖

抱住我 请勇敢的抱住我 然后轻轻把我放开…”

 

宇宙怪兽听到了她们的歌,稍微迟疑了一下。红莲剑一号利用这个间隙,一剑刺出,准确地集中了巨狼的眉心。巨量的鲜血喷涌出来,这一次,没有再生,宇宙怪兽的身躯沉重地砸在地上,冒出一阵阵的蒸汽。

 

“办到了!打败怪兽了!不愧是红莲剑一号!”远处,被保安强行拉入避难所的绿发女学生大喊着。

 

“梅莉…这究竟…”莲子依然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在两个梅莉的帮助下打败了宇宙怪兽,可是驾驶员梅莉已经失去意识,而刚刚在眼前的学生梅莉眨眼间又不见踪影了。

 

“怎么会…好累…不行,要找人治疗梅莉的伤口…”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刚才的冲击中其实莲子也受了伤,她只是一直强撑,现在敌人已死,她也一口气撑不住,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一间高大空旷,犹如教堂一般的房间里,一个漂浮于空中的蓝发女子和一位戴着眼镜、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性盯着眼前巨大的显示屏。红莲剑一号残破的身体映照在屏幕里,还有驾驶舱中的两个少女。蓝发女子开口了:“终于苏醒了么…我的奏者。要开始演奏还需要多久?”

 

中年女性答道:“埴安神大人,我没法计算确切的时间。”

 

蓝发人略有怒意。“我等不了那么久。要快点达到‘真实的心脏’这一阶段才行…那个奏者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一直隐瞒不报?”

 

“是属下的失误。”

 

“哼…别忘了你的使命。人类比起埴轮真是太欠缺忠诚度。”

 

“我不会忘记的,埴安神大人。”

 

蓝发人的身影消失了。中年女性继续盯着屏幕,很快,一些身穿全身生化防护服的人爬上埴轮人偶,围住了昏迷的莲子和梅莉…

 

不知过了多久,莲子悠悠醒转。她看着自己床前,是打着绷带、身穿紧身驾驶服的梅莉。

 

“梅莉?你没事吗?”

 

眼前的梅莉在一个板子上写了些什么,然后转过来给莲子看。“我叫紫。梅莉是谁?”

 

“紫…?可是…”莲子盯着对方,终于发现四目相对,确实感到对方和的相貌和梅莉有些差别,总体显得更加成熟一些。“别盯着我看!” 紫又在板子上写了一句警告。“你没法说话吗?”莲子问,紫摇了摇头。“她在一次战斗中受伤,失去了声音。”一个声音传来,莲子认识这个声音,这个令她有些厌烦的声音,是她的母亲,宇佐见堇子。

 

堇子身穿白大褂,带着眼睛,一头梳理整齐的棕色短发。自打莲子记事以来,自己的母亲总是早出晚归,没有参加过学校的家长活动,也没有带自己去过游乐园,甚至每天回家都是看到准备好的便当,很少和母亲一起吃饭。这也是为什么她上了大学之后根本不回家,一直呆在学校的宿舍里。

 

但莲子知道自己不能责怪母亲。因为宇佐见堇子乃是人类对抗宇宙怪兽的防卫组织TSSC日本分部的指挥官!现在,莲子就在TSSC京都的基地大楼内,她能看到墙上的组织标志(被直线贯穿的方形和圆形),TSSC的全名(The Secret Sealing Committee),以及一句拉丁语的铭文:“遗忘死亡后,被死亡所遗忘。”

 

“莲子,为什么不去避难?怎么会卷入袭击的?”堇子的声音带着责怪。

 

“不用妈妈你管。对了!有个叫玛艾露贝莉·赫恩的女学生,在这次袭击中可能失踪了!”

 

“和你总是在一起的那个女生吗…”堇子伸出手,打开了病房墙上的显示屏。

 

“我没失踪,莲子。”梅莉显示屏画面里。莲子惊讶地看着眼前出现的紫和莲子这两个容貌相似的少女。“你救了大家,做得好,莲子。”梅莉带着一如既往温柔地微笑说道。“可是在红莲剑一号上,你也出现了,对吧,梅莉?我们一起唱歌…”“我不记得那种事。”梅莉有些迷糊地摇头否认,“分开之后我就跑到避难所里了,然后才看到你不知为何登上了埴轮战士。”“怎么会…难道是幻觉吗?”莲子更加迷糊了。堇子关掉显示屏,转过身来,严肃地开口道:

 

“莲子,根据保密法,你不能随意接触埴轮战士。但是你既然成功驾驶了,我也不能把你抓起来。”堇子推了推眼镜,继续道。“我需要你加入TSSC,驾驶红莲剑一号。”

 

“我…驾驶红莲剑…太强人所难了吧,妈妈!”

 

“京都大学已经毁了。你也该回到我身边了,女儿。”

 

“可是,我才不想做这种事!”

 

“你有奏者的能力。”

 

“奏者?”

 

“为了对抗巴别之壁所需要的能力。巴别之壁是宇宙怪兽所拥有的的绝对防御,即使用物理性质的攻击破坏他们,他们也会随时修复。这是因为现实领域的怪兽只是精神领域的投影。而他们的精神领域被巴别之壁保护着。奏者的歌声可以击破这种防御,彻底破坏宇宙怪兽。”

 

“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唱过歌啊…”莲子很惊讶,她甚至不太去卡拉OK,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拥有如此奇特的能力。

 

堇子叹了口气。“我应该想到的。你从小就有看到星空就可以知道时间的能力,对吧?那说明你对这个世界的‘运行韵律’非常敏感。这应该是你奏者能力的一个侧面。无论何种歌声,最基础的就是节拍,也就是时间。”

 

“怎么会…”莲子仍旧无法相信。这时,一直沉默的紫在板子上写了什么,然后转了过来。原来是在对堇子说:“不需要这个人。我可以战斗。”

 

“你的确是为了驾驶红莲剑而出生的。但是你既然失去了声音,也就彻底失去了奏者的能力。紫,这次也是你独断出击,几乎损失了埴轮战士。我不能让你继续驾驶了。”

 

“不行!我要驾驶!” 紫激烈地在板子上涂着,但是堇子还是一脸冷漠。“你已经没用了…”

 

“怎么能这么说…让我来帮她吧!”不知为何,莲子说出了这句话。也许是因为紫和梅莉实在相似,也许是因为莲子内心希望得到这一切疑团背后的真相。也许,她只是想从不断袭来的宇宙怪兽手里保护身边的人们。

 

堇子思考片刻,回道:“好吧。你没经受过训练,也的确需要指导。我会把红莲剑一号的驾驶舱改造为双人的,你们共同驾驶。”莲子点点头,又躺倒在病床上,她明白今后的生活会完全不一样了。一旁的紫楞住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在板子上写到:“谢谢你。”但是莲子没看到,输液里的镇静剂的作用下,她又睡了过去。

 

莲子开始了在地球防卫组织TSSC内的生活。她了解到,紫从小被组织抚养长大,专门用于驾驶埴轮战士。可是为什么她的相貌和梅莉如此相似呢?她的身世又是什么?连紫自己都不知道,莲子更是得不到答案,她只能不断地训练、战斗,从来袭的宇宙怪兽手中保护人类。

 

由于组织的限制,莲子也不太能见到梅莉,最多是通过显示屏进行视频通话。梅莉让她不要担心自己,她已经返回美国老家,希望莲子保重。

 

但是莲子实在是想见到梅莉。这天,TSSC在美国要参加联合国的预算审查会,莲子央求了母亲堇子很久,也一同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在专属的波音客机内,莲子一边看电影,一边看着窗外无尽的太平洋。宇宙怪兽到底是什么存在?他们是如何到达地球的?显然,这些在组织内也是机密。她问一旁的紫:“指挥官没有说过关于怪兽的情报吗?” 紫显然有点惊讶,她用板子写道:“指挥官不是莲子的妈妈么?如果没有和你说过,我们更不会知道。”“我和她关系不好。”莲子回答,她心想,眼前的这位少女与自己母亲相处的时间,说不定比自己更长。

 

“我只知道,” 紫写道,“指挥官说过宇宙怪兽是为了‘复仇’,因此会做出没有目的和规律的破坏行动。”“复仇么…”莲子沉思。对于宇宙,人类最多只大到过鸟船遗迹的高度,也从未发现异族的痕迹。这么说,宇宙怪兽果然是人造物…

 

叮叮叮——突然,客机内警铃大作。是怪兽!宇宙怪兽袭来!而且,就在正下方!

 

莲子和紫趴在机窗前,看到海中慢慢浮起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巨浪翻滚,怪兽抬起了头,又像水獭,浑身的毛发化作起伏的尖刺。看来它早就在这里潜伏了。莲子意识到,飞机在高速前进,而这个宇宙怪兽却在海中一直跟着他们,这个速度几乎快得难以置信。

 

“指挥官!指挥官!”随着工作人员的呼喊,堇子从头等舱走了出来。“不要慌张。载着红莲剑一号的运输机就在我们后面。莲子,紫,准备战斗!执行空投作战计划!”

 

“是、是的!”莲子连忙回答。两人换好驾驶服,背上降落伞。与此同时,客机后的重型大力神运输机也打开舱门,红莲剑一号缓缓出舱,落入空中,并打开了巨大的缓冲伞。与此同时,莲子和紫也跳伞出去,两人准确地落在埴轮战士的头部,进入了驾驶舱。“登入完毕!”暂且不管怪兽的目的是什么,首先要阻止他们。莲子已经下定决心了!

 

红莲剑一号猛地落在大海之上,莲子开动反推喷射器保持平衡,紫则盯着雷达和声呐,注意怪兽在哪里。水獭怪物似乎潜入了深海,躲避侦查。

 

警报声骤然响起,有远程攻击在接近!几枚数米长的尖刺从海水中射出,莲子连忙操纵人偶挥剑,堪堪挡开。随后,从另一个方向又有几枚尖刺袭来,几乎击中了红莲剑一号的后背,打歪的尖刺在不远处又潜入水中。

 

“这家伙,是躲起来袭击的类型吗!”这下棘手了,莲子和紫搭档后也击败了几只比较弱小的宇宙怪兽,但眼前这样狡猾的还是第一次见。“要想找到对方,必须下潜!”莲子说道,紫也点点头表示同意,她结果了红莲剑一号的控制权,因为莲子不太熟悉水下的操控。这下,攻击和反击要交给莲子了。

 

巨大的埴轮战士潜入了水中,显示屏一篇漆黑,只有微弱的光从海面上射下来。鱼群被竟散,海草被踩扁。莲子小心翼翼地听着声呐。即使是宇宙怪兽,要在海水里行动,也必定会发出声音。

 

“划水推进音,方向西南,数目二。”莲子说道,也就是说怪兽使用两个脚掌推进前进。“空腔注水音!对方在下潜!也许是看到我们下潜了。小心前进。”紫点点头,操纵人偶缓步在水中前行。

 

“鱼雷发射音,方向南,数目十!”莲子听得很清楚,这次又是那种如同鱼雷一样的尖刺向这边袭来,而且有十发之多!“发射诱导弹幕!”紫点头确认,按下了发射钮。红莲剑一号从背后向着来袭方向射出四发水雷,随机水雷爆裂开来散发出无数小爆珠,组成了一篇弹幕墙挡住来袭的尖刺。“鱼雷破坏音,三、四、六、八!两枚突破了诱导弹幕!”紫操作人偶挥动红莲剑,直接挡下剩余的一枚尖刺,尖刺随即发生了巨大爆炸,水波几乎掀翻了埴轮战士。另一枚尖刺则消失在深海中。

 

虽然受了不少伤害,莲子却仿佛发现了什么,看起来更有信心了。

 

“总是被动挨打可不行。我们要出击了,紫,计划是这样的…”莲子说了什么。紫点头确认,随后,第二轮攻击来了!“鱼雷发射音,方向东南,数目十二!”这次,红莲剑附近再次引发了大爆炸,连驾驶舱都漏水了。不过,莲子却开心地问紫:“抓住了吗?”

 

紫伸出手,比了个完美的手势。“太好了!”

 

原来刚才红莲剑一号不仅挡住了袭来的尖刺,更是凭借精巧的操作抓住了一枚尖刺!刚刚莲子就发现了,没有爆炸的尖刺不会消失,而是会折返方向返回。因为巴别之壁的作用,宇宙怪兽会确保自身身体的完整!现在,二人只要跟着尖刺的指向就可以找到水獭怪物了。

 

果不其然,冲刺之后,二人发现了怪兽的身影躲在了南方的一处海沟之中。海沟如同大裂谷,深不见底。紫操作红莲剑冲了上去,而莲子则张口开始唱歌,这是她最近喜欢的一首:

 

“侧耳倾听的话 你会微微听到吧

听,这声音

并非言语所能传达的某物

始终能感觉到 那就是天使的歌声…”

 

水獭试图全速逃走,不过红莲剑一号早已抓住了它。两个巨大的造物在海沟里不断扭打、翻滚,下沉,炽红的陶土大剑一次又一次刺穿对方的心脏。莲子继续唱着:

 

“在地平线对岸 闪闪发光

你的身影 并非梦幻

流逝 不断流逝往前行

总有一天我们会再重逢

闭上眼睛 始终在心中响起 Angel Voice…”

 

接下来是一段没有歌词是抒情曲段。

 

“啦——啦——啦

Wow——Wow——Wow

啦——啦——啦

Wow——Wow——Wow…”

 

眼看巴别之壁已经被击破,水獭怪兽即将死去。突然,莲子听到了海中传来的巨大嘶吼。

 

“呜——呜——呜

轰——轰——轰…”

 

莲子不敢相信,她的记忆里宇宙怪兽从未发出过声音。她连忙继续唱道:

 

“啦——啦——啦

Wow——Wow——Wow…”

 

果不其然,怪兽也应和节奏,继续发出震动海水的吼叫。““呜——呜——呜,轰——轰——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怪兽能够理解自己的歌声吗?“紫,你听到了吗?怪兽在唱歌!”莲子急忙询问紫,可是金发的少女却紧紧抱住自己的头,仿佛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冲击。“紫?你怎么了?紫!”

 

“她只不过是想起了应该想起的事情。”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是梅莉!梅莉有一次神秘地出现在了驾驶舱内。莲子终于明白,这可不是什么幻觉!“梅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红莲剑一号里?”

 

“我是为了引导你而存在的…莲子,亲爱的奏者。”

 

“引导我?引导我做什么?”

 

“引导你成为‘真实的心脏’。你有很多疑惑,关于怪兽的,关于人类的,对不对,莲子?我能带你找到真实。”

 

“真实…”

 

“世界的真相。”

 

梅莉用手触摸了莲子的脸,她的手指冰冷、光滑、毫无生机,令莲子感到陌生。梅莉然后指了指海沟的深处。“这里就是日本东部的马里亚纳。继续下潜,去世界最深的地方。”

 

一个语音通讯突然打了过来。是指挥官宇佐见堇子!“莲子,你已经击败了怪兽,对吧?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上浮到海面吧。”

 

“可是,妈妈,梅莉她说…世界的真相就在下面?”

 

“梅莉?你看到了你的那个女同学?等等,她是出现在驾驶舱里吗?不要相信她,莲子,她是——”通讯瞬间断掉了,只剩下噼噼啪啪的电波音。莲子也终于明白过来:“你…你不是真正的梅莉,不是京都大学心理系的学生,对吗?你究竟是谁?”

 

“我是虚伪的容颜。”梅莉笑了。“我是你所想看到的模样。对于青春期的人来说,和恋爱的感觉很相似。”她伸出手。“奏者,要和我一起去见证真相吗?”

 

莲子没有握住对方的手。“我不相信你。但是,我也不相信现在的世界。带我去看看吧,我准备好了!”

 

“好。”梅莉挥了挥手,她仿佛能够直接控制红莲剑一号的行动,埴轮战士抛开了宇宙怪兽的尸体,径直潜入了深不见底的海沟。

 

显示器一片黑暗。声呐滴——滴——地响着。驾驶舱流入的海水也因为梅莉不可思议的力量停止了,她仿佛能够修复红莲剑一号受的损伤。莲子明白,这是巴别之壁的力量!红莲剑一号也有和宇宙怪兽一样的技术!

 

莲子怀中的紫晕过去了,她一直捂着头,像是精神受创。莲子只得问梅莉:“喂,先回答我,我们到底去哪里?去的地方有医疗设施吗?紫需要帮助。”

 

“不用担心她。她不过是个式神而已。”

 

“式神?你是说古老日本传说中的东西吗?”

 

“对。一个误入了地狱、被人类洗脑、改造的式神。人类为了保护自己真是什么都愿意做啊。”梅莉轻描淡写地说。“好了…做好准备。我们快要突破了。”

 

“做好什么准备?”

 

“耐热准备。”

 

“啊?!”瞬间,一片漆黑的显示器变红了,温度度数瞬间达到了444度!莲子看到,外面的世界从海底变成了充满火焰和熔岩的未知空间。“这…这是海底火山?不对!传感器探测到外面是热空气而不是水!”

 

“这就是地狱,大焦热地狱。”梅莉说。“小心,我们有伴了。”

 

一个几十米宽的身影飞在上空,更加说明了这是一个类似巨大空洞一样的空间。那个东西是宇宙怪兽!莲子不敢相信。“宇宙怪兽怎么会出现在地底?”

 

“宇宙怪兽只会出现在在‘世界的边缘’。对于这里是地底,对于地上是大气层。总之,就是‘灵长园’之外。所以他们根本不是怪兽,而是地狱的使者。”

 

“地狱…?”

 

“小心敌人!”梅莉厉声呵斥。“准备歌唱,奏者。”

 

“好、好的…”

 

大鹫只是在远远地飞行,似乎在观察红莲剑一号。只见梅莉在驾驶舱内轻轻吐息,侧过身来做出一个挽弓的姿势,埴轮战士也凭空拉起了弓。一根激光箭矢出现在人偶手中。莲子小声地唱着:

 

“侧耳倾听的话 你会微微听到吧

听,这声音…”

 

“放!”梅莉放开弓弦,激光也从红莲剑一号手中射出,远远地击中并贯穿了大鹫。“你没有刚刚的气势,莲子。”梅莉的声音再度温和下来,“我们没能击破那家伙的巴别之壁。”

 

“它也没袭击过来啊。”

 

“对于敌人你还真是温柔。好吧,反正我们只是需要它不来妨碍我们就好。我们继续走吧。”

 

巨大的埴轮战士在岩浆中迈步前进。突然,一阵蒸腾的热气从人偶脚底冒出,直冲向天顶上的一个大洞。埴轮战术在梅莉的控制下,顺着热气喷射上升,在空洞中越飞越高。莲子已经什么都搞不明白了,她们本应该是在海底,但现在头顶蔚蓝的天空却越来越近——

 

红莲剑一号飞出大洞,越飞越高,越飞越高。脚下是一篇森林,远处是河川、平原,依稀能看到城市,以及大地的弧形。

 

这里是地球。

 

地球,人类的家园。无数的城市,无数的人,无数的语言。人们相互交流,成长。

 

“我们去真正的京都看看吧。”梅莉说。

 

红莲剑一号被停在了森林深处。莲子扶着紫走出人偶,和梅莉一起站在路边。这是高速公路,莲子知道。但是有些奇怪的是,高速路上的车辆还冒着黑烟,显然是燃烧化石燃料,样式也很古板,还需要驾驶员。在莲子的认知里,车辆都是用乙醇做燃料的,而且不需要人驾驶。

 

这个时代比她所熟悉的落后。几人走到一处停车场,梅莉在学生装的小包里找了找,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停着的一辆小轿车。“你怎么会有钥匙?”莲子问。“钥匙这种东西,只要塑造成形状合适就行。”梅莉说着,坐进车子,打火发动。“我们走。”

 

几人开车进城。没错,这正是莲子在历史课本里看到过的,二十一世纪初的京都。寺庙尚存,城市里也没有立体投影,人们还穿着编织布的衣服。“看样子这家伙醒了,我们去吃点好东西吧。”梅莉带着二人来到一个小饭馆。“油豆腐之家”,小店专卖炸油豆腐。莲子发现,身旁的紫的样貌开始出现变化,变得身穿更高,头发则变短了,五官则从梅莉一样的少女变为柔美的成熟美人。果然,这家伙从一开始也不是梅莉。

 

“吃点吧,式神,这是你最喜欢的。”剩下的那个梅莉说。被称作式神的女性依旧没有说话,默默地吃着油豆腐。

 

“梅莉…这究竟…”

 

“你现在所看到的就是真实的世界,莲子。”梅莉说道。“没有宇宙怪兽,没有TSSC,没有东海道高速列车,没有鸟船遗迹。人类们挤在一起,或是幸福或是痛苦地活着。”

 

“那我所在的世界是什么?”

 

“还记得TSSC的铭文吗?‘遗忘死亡后,被死亡所遗忘。’”梅莉轻轻叹了口气。“莲子,我们的那个世界…是亡者的世界。是地狱。”

 

“地狱?!”真相令莲子感到无比震惊。“也就是说,我已经死了?可是怎么会呢?我、我明明出生在那里…”

 

“你能仔细地回忆起来吗?”梅莉问道。“你能回忆起模糊的童年,是的。但是你能回忆起你的童年在哪一天开始的吗?你还记得自己父亲的面容吗?”

 

“这…”这么一说,莲子也有些不确定了。她以前似乎是考虑过这些问题,但不知为何从来没有深入探寻过。

 

“你有没有觉得到目前为止的生活如同一场梦?”

 

“是的。有这种感觉,每天重复的日常,没有起点和终点。”

 

“很简单,因为你已经死了,你是作为人类灵而产生了类似活着的体验。”

 

“可是…那里的世界呢?京都大学,城市和房屋,草木,大海…”

 

“那个世界叫做‘灵长园’,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被塑造出的容颜’,而非‘真实的容颜’…大部分人类灵都会被欺骗,生活在幻梦之中。你而作为感受力极高的奏者,能够察觉出不对之处也是正常的。地狱的一切,包括自然地形和人造物,都是神明的造物。我也是如此。”梅莉缓缓地说出了真相。

 

“神明的造物…梅莉,不,你究竟是什么人?不要再用梅莉的样子了!”

 

“你可以叫我MA,Mayumi(磨弓)。”金发少女渐渐幻化身形,变成另一个橘黄色头发,头上扎着白色缎带的女性战士。“我是埴轮人偶。我就是红莲剑的精神领域。”

 

“你…红莲剑?”莲子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可以随意出现和操纵巨大的埴轮战士了。“那真正的梅莉究竟是…”

 

“那是你死前认识的好友。无论是我会被塑造成她的样子,还是这个式神的程序改写成她的样子,都是为了控制你而已。”MA说着,看着正在吃油豆腐的式神少女。“我们都是被程序控制的工具。”

 

“控制我?按你说的,我只是一个死、死掉的家伙罢了,有什么特殊?”

 

“你是真实的心脏。”MA转过来,严肃地说。“你是能让人类灵生活的灵长园进化为下一个阶段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拥有奏者的资质。”

 

“所谓奏者究竟是什么?唱歌吗?那很多人都可以做到…”

 

“听着,莲子。宇宙怪兽并不是从宇宙来的,它们只是地狱中的动物灵而已,因为对于人类的厌恶而袭击人类。埴安神大人为了保护人类,制造出了埴轮人偶,但人偶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它们无法吸收信仰。为了彻底地保护人类,必须让人偶具有‘真实的心脏’,成为真正的神。所谓真实的心脏就是奏者!因为只有奏者能够击破巴别之壁。不然,我们无法伤害身为灵体的动物灵。”

 

“巴别之壁…”莲子喃喃地重复着。

 

“巴别之壁,就是语言。古代人类修建巴别塔,触怒了神明,于是神明用语言区分了人类。但在那之前,世间的生灵就早已被语言所区隔了。”MA回答。“人类与其他动物的区别就是语言…人类无法理解动物。但是,歌声能够被任何一种生灵所接收。能够产生出这种特殊波动的人,就是奏者。而你,莲子就是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埴安神大人需要你成为红莲剑的心脏,用歌声破坏一切动物灵,重塑地狱!”

 

“这就是我的使命…”莲子终于明白了。

 

“嗯呜——”突然,式神少女摇起了头。她还是没法开口说话,但是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说,抓起了笔。MA却狠狠地将式神的手按了下来。“放弃吧,回去告诉你的主人,你们的计划失败了。不要再返回地狱,否则你的程序还会被改写。”MA说着,把式神的双手按在其背后。“没时间了。这次回去,动物灵大概就会发起最后的总攻。莲子,一切都是你的决定。”

 

“等、等下,我还想在这个世界再看看——”

 

“死神已经发现我们来到地上。他们对于灵体有绝对杀伐权,你是逃不掉的。我们在灵长园见。”MA抓着式神少女走出了小饭馆。几乎是一秒后,一位红发、手持长镰刀的女性踏入门来。“宇佐见莲子?”她问。“是…”莲子回答,“能再给我点时间吗?我对这个时代真的很感兴趣。”“不行。”死神干脆利落地说,随后镰刀挥出,莲子被拦腰斩断,随后人形散掉了。莲子这才发现,自己是一团漂浮的灵魂。

 

“原来,我真的死了…”莲子放下了最后一丝疑惑。眼前一片黑暗,她失去了意识。

 

莲子记起了某些回忆。不是在灵长园,不是被塑造的虚假记忆。她想起了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和真正的梅莉的记忆。在京都大学的草坪公园上,她听着梅莉唱起了歌——

 

咚!!!

 

震耳欲聋的响声。建筑物猛地抖动,莲子醒了过来。是这个世界。是地狱。

 

窗外,莲子看到了真正的地狱。

 

巨大的怪兽们侵入了城市。有长着龟甲和龙头的巨兽,不断喷射绿色的吐息;有长着漆黑羽翼的天马,在天空向地面播撒火焰;还有疯狂的、流脓的野猪、如同城墙般的大蛇等等等等。宇宙怪兽,或者说动物灵们,集体入侵了。

 

埴轮战士们在抵抗。有拿剑盾的,有拿弓的,还有骑马的骑士。但是这些量产机并没有相应的奏者,它们无法击破巴别之壁。

 

城市在燃烧。

 

这是末世。对于遗忘了死亡的人类来说,这是末世。

 

莲子看到,一位蓝发、身穿长衫的女性就站在她身旁。女性看着窗外的一切,默默摇头。

 

“你是…”

 

“我是制造了世界,却被世界所流放的神。”女性说。“现在,你能否帮助我呢?去成为红莲剑的心脏,保护这一切。我想我的仆人磨弓应该已经告诉你,你所需要知晓的一切了。”

 

“我…”

 

突然,一个声音大喊。“不要…!”是堇子!她浑身带伤,眼镜歪歪扭扭,跑了进来。“埴安神大人…不要让她去。不要让莲子去。”

 

“哦?”埴安神面带怒色。“你在命令我?”

 

“我在请求您。”堇子坚定地回答。“埴安神大人,您还记得当初我们一起设计这个世界的时候吧?我帮助被流放的您适应了这里,并且用陶土塑造的灵长园收集了人类灵的信仰。”

 

“你做的不错,我承认。但也不要忘了,是我的埴轮战士们才保证你们从动物灵的袭击中幸存下来。我不欠你什么,宇佐见堇子。你也仅仅是一个死去的人罢了,也许比其他死人多些智慧而已。”

 

堇子点头,但是又摇头道:“我不害怕死亡。因为我活着的时候就见证过那些可以来往于生死之间的力量。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让莲子化作埴轮人偶的心脏,也就是让她的灵魂化为永恒定格在地狱!就如同那些被动物灵毁灭的灵魂一样,她将被排出于轮回之外,永远没有办法回到现实世界。我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宇佐见堇子…愚蠢的人类。”埴安神不屑地说。“你真的对这个人类灵产生了感情吗?别忘了,你们都已经死了,这一切只是在玩过家家游戏。”

 

“不,她是我的女儿。”堇子坚定地说。“在这个被塑造的世界中,只有这点是真实的。”

 

“妈妈…”莲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们…真的是母子吗?我是说,现实中?”

 

“我是因为生下你而难产死亡的。”堇子回答,“而我在地狱看到了你的灵魂,从波长瞬间便确定你是我的女儿。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很伤心,因为你是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死了;但我又有些开心,因为能见到女儿长大的样子。于是我打定主意,既然生死无法逆转,就让你感受到还活着。这时我遇到了能够塑造万物的神明,她被召唤于此处,也是被流放于此处,因为外界的人类已经不再依靠神明,而是依靠机器制造世界。我与埴安神大人达成了协议,在灵长园塑造新世界,让人类灵们有活着的实感。只是,动物灵的袭击始终无法解决——于是我们又启动了奏者计划。只是我没想到,被选中的人居然是你…”堇子走了过来,紧紧抱住莲子。“是的,我们是母女,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这里。”“妈妈…对不起…”莲子也抱住了堇子。

 

“好一出家庭团圆剧啊,我真想捏个奖杯给你们。”埴安神讽刺地说。“可惜,你的抵抗没有意义,宇佐见堇子。”她指向了母女二人,一道曲线从手指射出,分为两叉紧紧绑住了堇子和莲子。“宇佐见莲子,如果你想让这女人活命,就去登上红莲剑。”

 

“…我本来也会去。放开妈妈。”莲子回答。

 

“莲子?!你会丧失轮回投胎、重新活过的机会!”堇子大喊道。

 

“妈妈…可是这样下去,所有的人类灵都被动物灵撕碎,包括你,大家都会失去回到现实世界的可能。如果牺牲我的灵魂的话——我想保护大家。”莲子被埴安神松开。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面向建筑物面。巨大的红莲剑一号已经在窗外等着她了,金发的埴轮少女MA再次幻化为梅莉的样子,她正在人偶的手掌上,向莲子招手致意。

 

“莲子!不!”堇子抽泣起来,她不舍得自己的这位在死后世界重逢的女儿。

 

“妈妈…谢谢你,为我设计了整个世界。我很喜欢。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很愿意被你抚养长大…”

 

“我、我不是个好母亲…我没有机会…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孩子。”

 

“…你是我的妈妈,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神明大人,请确保她的安全!”

 

“真是一对爱使唤神明的母女啊。”埴安神看起来有些无奈,但还是同意了。

 

莲子翻过窗子,跳在了红莲剑一号的手掌上。埴轮战士大跨步离开,走向了怪兽们入侵的中心。莲子看着眼前扮作梅莉样子的MA,有些好笑。“为什么还要伪装?”

 

“因为我被命令取悦你。”

 

“不…我不喜欢谎言。这个世界虚假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莲子摇头。“如果需要我成为你的心脏,那至少让我看到你真实的一面。”

 

MA有些慌乱。“可我是虚伪的容颜,只有你,作为奏者,才是真实的心脏。你是能让人偶埴轮成为神明的人,我只不过是可以被塑造成任意形状的陶土罢了。”

 

“我想,你也是真实存在的。”莲子握住MA的手。“在地狱,是你装作梅莉,一直陪伴我。那些日子不是假的…”

 

“成为心脏改变世界之后,你会忘记那一切的。”

 

“可我现在记得。来吧,用你真正的样子,告诉我该怎么做。”

 

MA犹豫片刻,变回了橘黄色短发的埴轮兵士模样。她害羞地说道:“我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但我猜,为了合为一体,你应该抱住我…然后,歌唱…”

 

“好的!”莲子毫不犹豫地抱紧了MA。白色的光芒从二人身上迸发出来,附近的怪兽都被吸引了。红莲剑一号漂浮起来,越升越高——

 

“莲子,你的身体很温暖…”MA小声说。

 

两人紧紧相拥。MA的陶土身躯融化了,莲子则化作光芒,与红莲剑融合在一起。六只羽翼从巨大的埴轮人偶背后伸出,“啦——”如同赞美诗一般的歌声响彻大地。

 

远处的建筑物里,蓝发的埴安神欣喜地看着这一切。“太好了,何等美丽,何等壮观,这就是埴轮之神——”

 

一旁早已被放下了的堇子表情复杂,她最终开口问道:“埴安神大人…您也明白的吧?当磨弓获得了真实的心脏,与莲子融为一体,成为地狱的神明,那么吸收信仰的也就是这位新的神明了,对吧?那么您…您又该何去何从呢?”

 

埴安神冷冷地回答。“大概会失去力量,然后衰弱下去直到毁灭吧。”

 

“所以,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

 

埴安神幸福地回答。“我是造形之神。我塑造的东西将会重塑整个世界——还有比这更伟大的创造吗?”

 

堇子无言以对,她只得看着远处光芒中的埴轮战士,心理默默为女儿祈祷。

 

“创造神明的…神明…有趣的想法。”在另一个角落,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女性评论道。她也长得很像梅莉,但身穿华丽的洋服。她是真正的八云紫,外界的神明。“正如同在外界创造了机械一样,又在这里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紫大人…我准备好了。”八云紫身旁的式神少女俯身行礼。

 

“去吧,蓝。这盘棋局到了最后的关头。”

 

式神少女点点头,消失在一道空间的缝隙之中。

 

在灵长园的中心,如同天使一般的光之巨人——获得了心脏的埴轮之神停在空中。怪兽般的动物灵们围在其周围,试图发起攻击,但却无法打破巴别之壁。

 

莲子的意识如同一个漂流于大洋中的水草,摇曳不定。但是她能看到,这个世界已经不同了。她看不到陶土的样貌,只能看到一个又一个灵魂。

 

现在,唱出毁灭之歌的话,一切都会结束。

 

但那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动物灵是为了复仇而来,她想起不知听谁说过的话。仇恨的连锁无法依靠仇恨斩断。就这样毁灭一切,将地狱重塑为第二个人类统治的世界,真的好吗?

 

“MA,我该怎么办?”

 

“你是心脏,莲子。我会服从你的决定。”

 

“…”

 

“还有一个办法。”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说话的人,是曾经莲子以为名叫“紫”的式神。

 

“怎么会?!你是怎么进入这个身体之中的!再说你到底是谁啊!”莲子也说不清现在这是个什么空间,只得笼统地说“身体”。

 

“我是…被送进来的。”式神开口了,这是莲子第一次听到对方的嗓音。“我叫蓝,这是我真实的样子。你之前见到的,是我被重新编程的结果。”

 

“重新编程?”

 

“她是外界神明派来潜入地狱的探子。”MA解释道,“被抓住后,由埴安神大人进行了重塑,用作奏者的替代品。”

 

“是的,很惭愧那时的我没能完成任务。但是这次我不会失手了。宇佐见莲子,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还没有死。”

 

“什么?!”莲子不敢相信。“我已经在地狱很久了啊——”

 

“你的灵魂来到了这里,但你的肉体也还活着,就在现实世界中京都大学附属医院,依靠输液维持生命。你在一次事故中失去意识,陷入了死与生的边缘状态。而我的主人,是某个希望逆转生死之界,把你带回去的人。”

 

“你的主人…”

 

“她受另一个人的委托。委托人就是你的好朋友,玛艾露贝莉·赫恩。”

 

“梅莉?!是、是现实中的梅莉?”

 

“是真正的梅莉小姐,不是我们这些冒牌货。”说罢,蓝和MA对视了一下,相互苦笑。她继续道:“我的主人是个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人。她和地狱的管理者相识,因此找到了合法把你带出去而不会被死神追查的方法。那就是帮地狱的管理者一个忙。”

 

“什么忙?”

 

“人类灵和动物灵的战争已经过于惨烈,干扰了正常的灵魂轮回,甚至对地上都有影响。因此,管理者希望人类灵和动物灵正式停战,在灵长园共存下去。为此,你需要掌握重塑一切的力量,也就是成为埴轮之神的心脏。我的主人利用了埴安神的计划,而这个计划的关键就是你的选择。你的歌声可以改变世界。”

 

“改变世界…”

 

“我给你带来了一首歌。这首歌不是毁灭之歌,而是无论人类还是动物都可以理解的爱之歌。你还记得吗?你的朋友梅莉小姐,在你的事故发生前,就唱过这首歌。”

 

在京都大学的草坪公园上,莲子听着梅莉唱起了歌。那之后,两人离开学校大门的时候,一辆非法行驶的车辆撞了过来,莲子就此陷失去意识。她想起来了,一切就是这样结束的。

 

但是其实并没有结束。

 

莲子记起来了,那首关于爱的歌——

 

“我们一起唱。”她坚决地说。

 

“哎?!”蓝和MA都愣住了。“我们不是奏者。我们只需要服从莲子你做出的选择就好。我们就是为此而诞生的。”

 

“不,我需要你们的力量。你,我,大家,人类,动物,都是平等的存在。我一个人没法办到,没法改变整个世界。因为爱…爱是一个人无法完成的事情。”

 

即将毁灭的世界里,四处躲藏的人类灵中,蜂拥而来的动物灵中,破碎的埴轮碎片里,歌声响起了。是三个人轮流唱起的歌——

 

堇子唱着:

“现在 仿佛听见你的声音

一声 过来吧 向着在寂寞中快倒下的我

现在 仿佛看到你的身影

向著紧闭双眼 等候的我

昨天还因泪水暗淡发愁

我的心 现在此刻”

人类灵们放弃了躲藏,牵起手走出了避难所。

 

接下来,是蓝的歌声:

“还记得吗

目光和目光相碰撞的那一刻

还记得吗

手和手相接触的那一刻

那是第一次爱情的开始

I love you, so”

动物灵们也不再进攻了,他们努力发出嘶叫声,对歌声进行回应。

 

然后,MA也唱了出来:

“现在能感觉到你的视线

虽然现在我们是分开的但整个身体都能感到温暖

现在相信你的爱

请在远方保佑我吧

昨天还因泪水暗淡发愁

这个世界 现在此刻”

埴轮们终于放弃了战斗,卸下了与生俱来的重担。

 

莲子、蓝、MA牵起手,光芒形成了光柱、形成了彩虹,万千灵魂徘徊飞舞,一起歌唱着:

“还记得吗

目光和目光相碰撞的那一刻

还记得吗

手和手相接触的那一刻

那是第一次爱情的开始

I love you, so

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正是因为有了你

我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光芒覆盖了整个地狱,所有生灵都仿佛融为了一体,随着音乐舞动,不再有隔阂。新世界的调律完成了。

 

“这就是埴安神的力量。”观赏这一切的地狱阎王感叹着。“她创造的东西创造了整个世界。”

 

“是吗?我倒是觉得不是她的力量;是爱,还有歌。爱与歌创造了世界。”八云紫回答。“这下,你的要求解决了。我可以带回那个迷茫的灵魂了吗?”

 

“依照约定,她在生死之间会走向生。反正,我也不喜欢这种暧昧模糊的状态。所以你就带走她吧。不过,她不是已经和埴轮融为一体了吗?你能把那份灵魂分离出来吗?”

 

“所以我需要你帮个忙。想必,你也看不惯那种介于灵魂与陶土之间融合的状态吧?不如来个黑白分明将其分开如何?”

 

“哼——这你也算计在内了吗?”阎王脸色一沉,不过又舒展开来了。“你欠我一个人情,贤者。这点我会记住,不会有任何模糊。”

 

“我明白,阎王大人。”

 

“那好。我这就叫人把那个灵魂从下层地狱弄过来。顺便问一句,你究竟为什么要救她?”

 

“因为——有首歌没有唱完。”

 

……

 

“现在 仿佛听见你的声音

一声 过来吧 向着在寂寞中快倒下的我…”

 

莲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哼唱。是梅莉!她正看眼睛,看到梅莉坐在病床边,正在削苹果。“梅莉…”莲子想说话,却只发出了几个不完整的音节。

 

“莲子!你醒了?!莲子!你怎么样了?”梅莉更加惊讶,她连忙俯过身子,金色的发丝骚到了莲子脸庞。

 

“我…还好…”莲子缓缓地说,她这才发现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鼻子上还带着呼吸机。

 

“太好了…你居然醒了。”梅莉说,眼中带着泪花。

 

“唱完吧…”

 

“莲子?”

 

“刚才…那首歌…。”

 

“刚才?哦,好的,如果莲子想听的话!”

 

“我还想…一直听下去…”

 

选项:1、4、9